返回

第六十三章 当了县委书记秘书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2bit8.com  https://www.xcsdh.com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六十三章当了县委书记秘书

    他是真的担心光头缠住这个问题不放,那他就惨了。

    出了门,就看到只有木风一个人在门口等着,顿时他就一愣,说道“怎么回事,她们三个都哪里去了啊。”

    木风摇摇头,把手上的一个纸片递给他。

    虎娃再次一愣,接过了纸片,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娟秀的字“同顺煤矿。”

    “这是什么意思啊,她们难道都走了吗?”他问道。

    “走了,那个写字条的女孩从我这里借了三百块钱,你要给我报销啊。”木风说道,一脸的抠门样。

    虎娃顿时无语。

    “那你总要给我说下,这个同顺煤矿是什么单位啊。”

    这下轮到木风愣住了,奇怪的看着他问道“你难道都不知道同顺煤矿在哪里啊。”

    “难道我非要知道吗?”虎娃奇怪的问道。

    “当然。”木风瞪着眼睛说道“你是应该知道啊,同顺煤矿的一个分公司距离你所在那个村子就只有二十多公里,我以为你知道的啊。”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你是说,这个同顺煤矿就是那个同顺煤矿?”他惊讶的看着木风问道。

    “屁话,你以为南华市还有几个同顺煤矿啊。”木风顿时白了他一眼说道。

    虎娃顿时就有些凌乱了。

    “我能感觉到,那个女孩应该和同顺煤矿的老总花满楼有关系,我看过关于花满楼的资料,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儿,离家出走有半个月了,体貌特征和刚刚走的那个女孩很像,几乎以肯定是一个人。”木风继续说道。

    虎娃更加凌乱。

    “那你说,她们会不会报复我啊。”他看着木风弱弱的说道。

    木风顿时一愣,说道“那要看你对人家做了什么事,你不会是把人家两个女孩都给睡了吧。”

    他说着,瞪着眼睛看着虎娃。

    “我问了,人家女孩才十七岁,正儿八经的一朵还没开放的花骨朵,如果那样的话,人家报复你也是应该的。”

    “你去去去去去,我像是那么无耻的人吗,我告诉你,你这是恶意抹黑,是蓄意打击报复,你就是看我不爽,我看你八成把我叫什么住哪里都给人家说了,你个叛徒,无耻的叛徒。”虎娃一脸愤愤的说道,脸上露出一抹苦涩。

    “哎呀,你真聪明啊,我还真把你的名字给人家说了,不过我没给人家说你家在哪,只是给人家说你将要去县委上班。”木风立马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看人家两个女孩好像对你都挺有意思的,不像是要报复你,倒像是要感谢你才对。”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狠狠的捏住拳头冲着他就挥了挥。

    “我艹,你个叛徒,王八蛋,我要不是实在打不过你,一定立马把你放倒,你这种人,放在几十年前,绝对一个大汉奸,你怎么能把我给出卖了啊。”他一脸激动的跳着说道。“大不了我不去县委上班就是了,我就不信了,我。”

    他说不下去了。

    真的不去县委上班,他也舍不得,多好的机会啊,他不想就这么平白的放过了。

    良久,他才看着一旁没心没肺笑着的木风说道“哎,叛徒,你不是真的把我要去县委上班的事给人家说了吧。”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木风立马说道;“还有啊,不许叫我叛徒,影响人名誉,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在毁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就是叛徒呢。”

    “你就是叛徒,大叛徒,无耻的大叛徒,见了美女就叛变了,还号称是打遍天京无敌手,花丛中一粒美男,我去,你完全就一块大粪,不,你连大粪都不如。”虎娃再次激动的说道。

    两个人找了个宾馆睡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他都不搭理木风。

    “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你要搞清楚况好不好啊,我实在帮你啊。”木风有些无奈的看着虎娃。

    “别理我,我和你臭了,出卖我。”虎娃臭着脸说道。

    他郁闷啊,在他的印象里,但凡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脾气都十分的不好,他是真的担心,一个小的带了一个老的还有一群壮的来收拾他。

    看到他这幅担忧的脸,木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如果你真的感觉怕的话,那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去见县长,去县委上班去啊。”

    “什么意思?”虎娃立马抬头问道。

    “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如果去县委上班,成了刘殿德的秘书,那样,即便是花满楼来找你,也要碍着刘殿德的三分面子才行,不会那么肆无忌惮,懂了吧。”木风解释道。

    虎娃立马就明白了,点点头,感觉十分有道理。

    “那好,我现在就到县委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他说着,拔腿就往县委走。

    “开车,开车去。”木风喊道。“大龙酒店距离县委还有两条街的距离啊。”

    找了个地方买了一盒好茶叶,这才去了县委,到了县委,问了好几次的路,这才找到了县长的办公室,进去,却只见到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在悠闲的坐在会客用的椅子上看书。

    “你好,请问你找谁。”看到他进来,女人立马就问道。

    虎娃则是先被她那一双洁白修长的双腿给诱惑住了,愣了一下,才急忙说道“喔,我来找刘县长。”

    在县委里呆了好久,女人也是个人精了,怎么看不出来眼前男人的想法,不过对于自己能把这么高大帅气的一个人给吸引住,她的心里还是十分喜欢的,顿时就笑着脸说道“刘县长不在这里办公,他在对面的县委书记办公室办公。”

    听到她的话,虎娃立马明白了。

    刘殿德是县长兼县委书记,但是县委书记的官要比县长的大一截,他当然愿意坐在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了。

    “谢谢了啊,那,我先去对面了啊。”虎娃打了个哈哈,转身就准备走,却被女人叫住了。

    说道“喂,光说谢谢就行了啊,怎么还不留个名字啊,好歹帮你一个小忙呢。”

    “什么况了,难道她看上我了?”虎娃心里立马就琢磨了起来,立足回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女人,长腿细腰瓜子脸,皮肤很白皙,脸上有一点点的雀斑,画着淡妆,但是也能看出基本的年龄,绝对在三十以内,是和李香草一样的年龄,标准的少妇。

    胸前并没有多大的隆起,显然,她的双峰并不是十分的挺拔,但是却很瘦,特别是两条腿,虽然包裹在长裤里,但是虎娃能感觉到,这一双腿一定是无比的诱人,顿时就食指大动。

    大步往她身旁走了几步,骤然低头,把脑袋放在她脸旁,距离她的脸蛋只有几厘米,甚至能感觉到她嘴巴里吹出来的热气。

    “你吃口香糖了啊,薄荷味的。”虎娃低声的说道。

    女人被他靠的这么近,顿时先吓了一下,听到他的话,顿时又愣了一下,有些怯生生的说道“嗯,你怎么知道啊。”

    “当然是从你嘴里闻出来的啊。”虎娃嘿嘿一笑,说道“我先不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告诉你我的寻呼机号码,好不好啊。”

    他说着,也不等女人同意,就拿起眼前茶几上放着的纸笔,在上面麻利的写下一组数字,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神经病吧。”他走了,女人顿时就在背后骂道,只是骂完了,却又看向了桌子上的纸片,想了想,还是撕了下来,折起来装进了口袋。

    出了门,木风看着他一脸的坏笑,立马就问道“怎么了,刘殿德不在,你把人家秘书给调戏了?看你这一副好像是偷了蜜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把人家那个女的给xxoo了。”

    虎娃顿时无语。

    “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文化层次不同,有地沟,不对,是有代沟。”他哼了一下,冲着木风说道,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县委书记办公室的牌子,上前敲了敲门。

    “谁啊,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虎娃听的出来,是刘殿德,立马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刘书记,是我,刘虎娃。”虎娃腆着笑脸,把买的茶叶放在了桌子上。“我这不是贿赂,这是家里的一点土特产,我带给书记尝尝,不值钱的。”

    他又解释了一句。

    刘殿德看到他,先是眉头一皱,不过随即又心想“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这么滑溜的一个人,这明显就是茶店里卖的极品碧螺春,还正好是我喜欢的口味,看来他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了,这种人,留在身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能发展成自己的心腹的话,就更不怕那件事泄露出去了。”

    这么想着,他立马就说道“哎呀,是虎娃啊,客气什么啊,还给我带东西了,怎么样,想好要给我做秘书了啊。”

    他看着虎娃用一脸关切的问道。

    “想好了,这么好的差事,肯定想好了,能给您当秘书,那是我的福气。”虎娃笑着恭维了刘殿德一句。

    好话谁不爱听,刘殿德立马就哈哈一笑,说道“你个机灵鬼啊,我是没想到啊,下面的基层里竟然还有你这么一号人才,不然的话,我早就把你给提上来了。”

    他说着,又说道“是了,昨天和你一起的那个朋友呢,哪里去了啊。”

    这个问题,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他最担心的不是虎娃把他的秘密给说出去,而是那位国安的把他的秘密给捅上去,前者他以一推三五六,压根不认就行,但是后者,人家是有生杀大权的,他不能不小心。

    “他啊,就在你办公室门口等着,不管他,让他等着就好,他有的是耐心。”虎娃很随意的说道,故意把木风给贬的低啊低的。

    一方面是因为他这会的确是在生木风的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知道在刘殿德的心里,之所以能让自己做这个秘书,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木风的身份,他这般做作,也是为了让他心里没底。

    果然,听到这句话,刘殿德的表就变得凝重了。

    “能这么随意的让国安的人在门口毫无怨的等着,足以说明这个家伙要么是身份神秘,要么就是有巨大的价值,这两样随便一样都不是我能扛得住的,算了,还是安分点吧。”

    他这么想着,虎娃的工作进展当然就变得无比的迅速。

    “那好,刘书记,我先走了,后天一早,我一定早早的就来报道。”虎娃腆着脸笑道,到此刻,他这个县委书记秘书的位子才算是高枕无忧的保住了。

    从刘殿德的办公室出来,虎娃的脸上简直像是开了花一样,的嘴巴都合不住了,看着木风也没那么不顺眼了。

    “美女,记得扣我啊,不扣我也没关系,我后天就过来上班了。”他说着,笑着,往楼下走去。

    对面的女人听到他的话,不由愣了一下,看了看刘殿德的办公室,再看了看虎娃的背影,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一皱。

    买了些烟酒试过,一路回到村里,到了自己家,就看到自己家已经拆了,正在打地基,刘老虎正在一脸兴奋的指挥着工人干活,看到他回来,立马就开心的迎了上来。

    “虎娃,虎娃,你回来了,今天地基就打好了,你再不回来,明天就要打桩了,这工人多干活速度就是快啊。”他说道,喜笑颜开的。

    人对和自己有关的事总是十分的开心,虎娃说这个房子盖好了以后分他一间,他干活起来就倍儿有精神。

    虽然说他现在也有点小钱了,自己盖房子也能盖起,但是他自己老婆带着女儿走了,一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难免会孤单的难受,还不如一群人住在一起来的舒畅。

    最关键的是,他看得出来虎娃是有大前途的人,想要和他走的近一点,一方面是亲近亲近关系,一方面也是想告诉虎娃自己是他的死党。

    “嗯,挺好的,你看着指挥就行,盖房我根本就不懂。”虎娃很干脆的说道,对于自己的缺点,他从来都敢于承认。“是了,我爸妈现在住在哪里啊。”

    “喔,就在王二家里,他家的房子新,离你家也近,就住过去了。”刘老虎立马说道。

    “走,去见我爸妈,我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大好的消息。”虎娃满脸欣喜的说道,就往王二家走去。

    听到这话,刘老虎不由一愣,警惕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木风,然后就就跟着虎娃走了过去。

    王二家的房子是前两年才盖的,青砖房,还算阔气,进了他家的门,虎娃就看到自己爸妈正坐在院子里和王二聊天。

    “呀,刘虎,你娃回来了。”王二正好对着门口,看到虎娃,立马就冲着对面的刘虎喊道。

    “爸,妈,我回来了,二叔,聊天呢。”虎娃说着,把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说道“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后天早上开始,我就是县委书记秘书了,文件最迟明天就能下到村里来。”

    他一脸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话,不仅仅是虎娃爸妈和王二,即便是刘老虎都呆住了。

    他虽然听虎娃说过这个事,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变成现实了,他现在感觉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虎娃了。

    “真的啊,这怎么,忽然就高升了啊,难道你这两天去县里就是跑这个事去了?”虎娃爸立马就站了起来,一脸惊喜的看着他问道。

    真实况虎娃当然不能说出来,就模棱两的点了点头。

    在村里呆了半天,一直看着工人干活,话也不觉得怎么清闲,但是到了傍晚,工人们都回去了,他立马就感觉到一阵空虚的感觉袭扰着心头。

    莫名的就想找个女人,而且,心里一下子竟然就想到了多日没有见过的李香草。

    想到她那身白嫩的细肉,他下面的家伙就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妈的,睡了这么多女人,愣是没碰到一个和那女人身子那么软的。”他心里想着,就晃悠着往村口走去,木风也站起来紧紧跟上。

    看到他跟着来了,虎娃立马就不爽了。

    “我去村口吹吹风,你都要跟着啊,你怎么和哈巴狗一样啊。”他现在给木风说话是毫不留,有多毒辣就多毒辣。

    木风顿时苦笑,说道“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你打死我我都不会跟着你的,你以为我意啊。”

    他也是一肚子的火气,虎娃三番五次的找茬,让他也是不厌其烦。

    “哼,随便你,正好等会给我把风。”虎娃哼了一下,不说话。

    走到李香草的家门口,他左顾右盼了一下,又绕着院子外面转了半圈趴在墙上听了听里面的声音,最后顺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刘大壮的摩托车不在院子里,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冲木风说道“你就在这看着,有人来了提醒我。”

    然后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木风正想反驳他两句,却看到他已经把门从里面给关上了,不由玉门不已。

    “玛德,你偷竟然都要老子给你把风。”他骂骂咧咧了两句,然后就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漫画书走到路边上坐在一块石头上看了起来。

    进了门,虎娃先是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才扯着嗓子喊道“大壮哥,在家吗,大壮哥。”

    说着,就往房里走。

    因为他已经看到李香草一个人在屋里坐着。

    看到他进来,李香草不由就冷哼了一下,扭过头不理他。

    “嫂子,咋啦,不开心啊。”虎娃说着,眼睛就在四面翻看。“我大壮哥在家吗,我找他有点事。”

    “死了,他死了,要找他,去阴曹地府去找吧。”李香草气呼呼的说道,一脸的不满。

    虎娃顿时一愣,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急忙把脑袋凑在她脸前,轻轻的问道“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让你这么大的火气。”

    听到这话,李香草顿时就盘起腿往床上一坐,梨花带泪的哭了起来。

    “刘大壮那个没良心的货,留下老娘一个人在村里,他竟然出去找了个小女人,我要和他离婚,他还不愿意,你说这世界有这样的男人吗。”

    她一边哭着一边问候着刘大壮的祖宗十八代。

    虎娃顿时就明白发生什么了。

    他其实早就猜到会有这种事的,男人嘛,特别是还有点小钱的男人,常年不在家,待在城里,肯定是要碰点荤腥的。

    不过他也不安慰李香草,而是嘿嘿一笑坐在她边上,两只手不安分的顺着她的腰就伸了过去,紧紧的把她给搂住,嘴巴咬着她的耳朵哈着热气说道“那不正好吗,他找他的女人,我们办我们的事。”

    他说着,一只手往上,猛的伸进了李香草的衣服里,抓住了一只挺拔傲然的山峰,另一只手则是顺着她的裤腰塞了进去,在她柔软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天了,也不说来找我,我还以为你也死了呢。”李香草一脸气愤的看着虎娃说道,就想把他的手给挣开,只是她的力气哪里有虎娃大,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也就放弃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索着。

    “那个,最近家里比较忙,又去县里办了几天的事,所以啊,就没有功夫来看你,我认错,我道歉,我忏悔。”虎娃说着,嘴里已经喘开了粗气,一只手已经摸索到了她两腿间的神秘之处。

    李香草这个时候也被挑起了**,立马就反手把他给紧紧的抱住。

    “不行,我要惩罚你,这次我要到上面去,赶紧脱衣服。”她说着,就猴急的扒虎娃的裤子。

    她被虎娃弄过了以后,再被刘大壮的小东西弄,怎么都感觉不舒服,每次,都是他舒服的睡着了,留下她一个人在床上难受的睡不着,此刻见到虎娃,就好像老虎见到了肉一样,立马就扑了上去。

    三下五除二,就把虎娃的衣服给脱光了,压着她就坐了上去。

    “啊,舒服,爽,终于舒服了。”感觉到一阵胀满充实,她立马就大叫了起来,自己运动了起来。

    在她的身上,虎娃是如鱼得水一般的畅快,整整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此刻,两个人身上都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好像洗过鸳鸯浴了一样。

    “舒服了没。”虎娃紧紧抱着她,两只手还不断的在她身上抚摸着。“不知道怎么的,你这身子,我怎么都摸不够。”

    他说着,原本十分疲惫的李香草立马就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说道“那你还不经常来看我,白眼狼,总是自己吃饱了就撒丫子走人,哼。”

    虎娃嘿嘿一笑,对于这个事,他没法反驳。

    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也就那么点事了,男人满足了,对女人的**就会下降到极限,女人满足了,也想自己一个人睡。

    把自己要去县里工作的事告诉了她,又和她缠绵了一会,看了下桌上的表,已经八点多了,这才提上裤子出了门。

    到门口,就看到木风坐在石头上看书,立马就白了他一句。

    “我说你真是块石头,你就不会回去睡上一觉,躺倒床上看你的漫画也行啊,非要受这洋罪,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对他的冷嘲热讽,木风已经习惯了,一边收好自己的漫画书一边说道“身不由己啊,你想啊,如果是你在里面爽到了一半,忽然嗝屁了,那我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但是如果你在里面被人给咔嚓了,那我就惨了,最少一个警告处分加上紧闭半年,命苦啊。”

    他说着,无奈的摇摇头。

    虎娃本来想再喷他几句,但是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顿时就摆摆手说道“算啦,今天我心好,不和你计较了,记住以后不敢再当叛徒就好了,走吧,我要回去了,小弟,快点跟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背着手往自己家走去。

    看着他得了便宜卖乖,还一脸大赦天下的样子,木风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算了,和这种人生气,纯粹是没事找事难受。”他叹了口气,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

    天色已黑,好在村里的路还算平坦,虽然没路灯,也不怎么磕磕碰碰的。

    因为王二的家也在村边,只是他的家在村东头,李香草的家在村西头,所以,虎娃干脆就绕着村边的一条好路走,反正有木风这个超级高手陪着,他心里是一点不怕。

    刚刚走了一半的路,路过村里一栋常年不住人的废屋子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冲背后的木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耳朵贴着墙听起了里面的声音。

    “快点,死人,你就不能再快点啊,我家男人今天在家,赶紧弄完了我还要回去伺候他呢,你们男人,就是麻烦。”

    “你能不能小声点啊,让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哼,现在知道怕了,早早都敢啥去了,还当村长呢,就这点胆子,难怪你都五十多了还是个小小的村长。”

    听到这里,虎娃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无比精彩的表。

    他知道里面在偷的人是谁了,是村长刘康复和村头的王寡妇。

    和守活寡的李香草不同的是,王寡妇王花草是正儿八经的一个寡妇,二十多岁就死了男人,守寡了七八年,因为男人是病死的,所以村里都传说她克夫,所以今年三十五六了,都还没找到人家嫁了。

    “平日里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女人,没想到也是个十足的**,妈的,惜了那对大屁股了,给刘康复这只老狗给弄了。”虎娃小声的骂道,然后就往自己家走去。

    对于别人偷的事,他是不愿意多管的。

    他之所以愤愤不平,是因为王寡妇的那对白大的屁股他盯了很久了,还偷偷看过人家洗了一次澡,现在知道她竟然被刘康复给弄了,心里立马就很不是滋味。

    就快走到自己家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门口,一道灯光在一个女人的脸上闪过,他看的分明,那个女人正是刘康复的女儿刘小菊。

    “这个**这么晚了在做什么啊,看距离,那里应该是王二贵家,难道她去找王二贵偷去了?”虎娃在心里纳闷道“也不对啊,王二贵在县里上班,平时不在家啊,难道是他回来了?”

    他想着,又蹑手蹑脚的往王二贵的家里走去。

    看到他又想去听人家的墙根,木风再也忍不住了。

    “我说咱们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啊,这样很不好的。”他含蓄的说道。

    虎娃顿时就摇摇头低声的说道“你不懂的,叛徒,那个女人和我有一腿的,我要去看看她是不是和被人偷去了,如果是的话,我以后就不碰她了,我不喜欢睡马桶。”

    听到他的话,木风顿时沉默了。

    看了看天空,他感觉师傅肯定是老糊涂了,怎么会找这么一个无耻之徒做徒弟啊。

    不过他还是要跟着他。

    王二贵的家是在巷子边上,正好屋子的一面墙在巷子边上,虎娃轻轻的爬过去,把耳朵对着墙,正好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

    “好嫂子,我们今天怎么玩啊,我下面给那个不要脸的弄的大了,总是痒的流水,你家里有黄瓜吗,先给我用一根。”

    听到一句,他立马就爆粗口了,因为他听得出来这是刘小菊的声音。

    “我艹,不是吧,黄瓜,她们,两个女人。”他瞪大眼睛,立马就看着背后的木风说道“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进到这屋子里啊,我真的有事,那个**,准备给我丢人了。”

    木风纠结,摇头,肯定会被他叫叛徒,点头,却很不合适,顿时犹豫了起来。

    好在虎娃这次还算开明,也知道这事为难他了,摆摆手说道“算了,不为难你了,你身上肯定带刀了吧,给我用下,这总以吧。”

    木风还不说话,直接从腰后面拔出一把匕首递给了他。

    “这还像是个兄弟。”虎娃说道,就蹑手蹑脚的跑到了王二贵的门前,把匕首顺着门缝伸了进去,慢慢的把里面的门插给拨开,然后轻轻一推,看到门开了,顿时脸上就露出一阵惊喜。

    “匕首还给你,我先进去了,你在门口给我看着,困了你就自己回去睡觉,古德拜。”他说着,就把匕首递给木风,然后在他失神的时候钻进了门里,把门给反插住了。

    木风再次愣住,看着手上的匕首,再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心里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真的,他真想立马转头回去,毫不犹疑的向上级申请退出这次的任务,但是想着师傅那张脸,还是咬咬牙叹了口气,闷闷不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夜视眼睛,又拿出了自己的漫画书,在路边找了个石头坐下看了起来。

    虎娃缓缓的走到房门前,两个女人都没感觉到。

    顺着门缝看过去,他能看的清楚,此刻王二贵的媳妇正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刘小菊则是趴在她身上在胡乱的亲着,手上还拿了一根萝卜在她两腿间鼓捣着。

    看到这撩人的一幕,虎娃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了,大家伙好像吃了枪药一样一柱冲天。

    “妈的,太糟蹋了,太浪费了。”他心里吼道。“女人怎么能给女人糟蹋啊。”

    因为他看的清楚,王二贵的媳妇虽然有些胖,但是两腿上的肉却非常的白嫩,胸前的一对山峦,竟然十分挺拔,像是两只小西瓜在胸前挂着一样。

    他甚至能感觉到,握着这对小西瓜的感觉一定非常的爽。

    不由的,他就咽了口唾沫,只是也许因为他太入神了,一不留神,脚下一划,脑袋竟然在门上撞了一下。

    砰的一下声音,顿时就把门里的两个女人就吓了一跳。

    “谁,谁在门口。”刘小菊立马就看着门口警惕的问道,同时把手上的萝卜直接扔到墙角,然后拉过被子把王二贵媳妇的身子给盖住,自己也把身上的裙子放下,这才拎起了边上靠着的擀面杖大胆的往门口走。

    知道自己暴露了,虎娃不由嘿嘿的笑了起来。

    “是我,虎娃,我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自己过来了,也真是的,门竟然都没关,你怎么在二贵家里啊。”他小声的冲着门里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刘小菊顿时表就呆住了,有些慌乱的看着背后的王二贵媳妇。

    “梅姐,我,我们怎么办啊。”

    还是王二贵媳妇比较从容,冲着她说道“哼,怕什么,你看他那偷偷摸摸的样子,肯定没打好主意,你不是说他的家伙很厉害吗,正好,让我也尝尝,我们两个一起伺候他,我就不信,他还不满足,只是便宜他了。”

    听到她的话,刘小菊这才回了神,点了点头,拉开了门,把虎娃放了进来。

    “呀,这身裙子不错啊,啥时候买的啊,我怎么都没见过啊。”虎娃一进来,就伸手抓着刘小菊身上的黄色裙子笑着说道。

    只是他显然是故意的,手上用的力气很大,而且是往上拽的,一把就把她的裙子给撩了起来,露出了没有穿底裤的两条光洁**,还有身下的一处黑色的神秘。

    “别,把门关好。”刘小菊急忙压着自己的裙子,担忧的看着门外。

    虎娃嘿嘿一笑,把房门给关上,一把把她搂到怀里,两只不安分的手掌轻轻的在她身上上下摩挲了起来,说道“放心吧,大门我已经锁好了,保证没人能进来。”

    他说完,就直接把刘小菊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床前,把她扔到床上,然后直接伸手拉开王二贵媳妇的被子,毫无征兆的就把手顺着她的两腿间摸了过去。

    又是两个小时的折腾,等虎娃从王二贵家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终于心满意足了。

    王二贵家的床上,两个女人也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你他妈的简直就是个牲口。”木风看到他出来,顿时就冲着他骂道。

    他再也忍不住了。

    “我艹,加上前面那个女人,三个女人,三个多小时,你他妈的就不累,我艹,你是不是人生的啊。”

    这下轮到虎娃沉默了。

    三个小时,他自己不感觉怎么长,但是他知道平常男人就算是吃了药也很难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他不说话,木风继续说“师傅还让我把这本书给你,让你好好学,我一直没敢给你,现在看来,我还是给你吧,省的以后你身体夸了更加没法练了。”

    他说着,把一本薄薄的黄皮书扔给了虎娃,虎娃急忙接过来,只是天黑,看不到上面的字,于是就直接塞进了口袋里。

    “放心吧,我的身体很好,而且,我能感觉到,我睡的女人越多,我的身体就越好,真的,好了,不和你说这些高深的事了,像你这种肤浅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的,走吧,我们回去睡觉吧。”

    虎娃摇头晃脑的说道,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他妈的,我怎么感觉我跟着你道德素质就直线下降,你简直是把整个村子人的品格都给拉低了。”木风在他背后追着骂。

    只是虎娃却浑然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心里还在回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不行,虽然让刘康复搞了,也不能就那么放过,一定要尝尝她的味道,反正**本来就是给大家睡的,嗯,就这样,明天白天去找她。”他心里此刻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寡妇王花草的身上。

    对于睡女人,他一向都十分的有兴趣,就好像狼永远对肉感兴趣一样,这个混乱的夜,根本不足以让他的**得到满足。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县委书记

3.0分

3.0分 第八十三章 伺候赵秘书

3.0分

3.0分 第三十五章 妖媚女秘书

3.0分

3.0分 第九十九章 从今天起,我是县长秘书

3.0分

3.0分 第八十三章 可怜的刘书记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三十一章 秘书的秘

3.0分

3.0分 位年轻县委书记的性爱经历 -

3.0分

3.0分 一位年轻县委书记的性爱经历 -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2bit8.com  https://www.xcs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 Copyright 91小说网|免费好看的色情小说,情色小说,成人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