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四集第五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五章深仇得报

雪野上,七、八名身穿劲装的美貌少女围在一起,在她们泪光盈盈的视线之
中,一名稚嫩男孩骑在高傲美丽的女侠,将大肉棒插在她的口腔中,大肆抽插,
爽得大呼小叫。

伊山近干得越来越舒服,肉棒深深插入樱口之中,龟头一下下地撞击咽喉软
肉,最终迅猛一击,狠插进食道里面,让美丽女侠更是念心得几乎呕吐。

食道紧窄,牢牢箍住肉棒,在快乐的套弄中一阵阵的晕眩袭来,让他的叫声
更加兴奋快乐。

他的叫声如火上浇油,女侠和美少女们都几乎要气晕过去,那些可怜的少女
却只能抱头痛哭,抽抽噎噎地痛骂他的歹毒下流。

赵飞凤感觉着肉棒在口中抽插,食道噎得难受至极,心中痛苦悲愤,恨不得
当场死去才好。

她在帮中一向手持重权,说一不二,杀伐决断更胜男子,深受这些美少女们
敬爱,并顺利地获取得她们的爱情和身体,畅美地享受她们的服侍,在与她们的
尽情交欢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但是现在,她却被这么小的男孩强行蹂躏樱口,食道也被插入,而且还是在
心爱少女们的面前,一重重的痛苦不断袭来,让她痛不欲生,神志也渐渐模糊。

突然,她口中肉棒开始了颤抖,一下下插到口腔最深处,最终凶猛地插进食
道里面,开始了狂烈跳动,将大股精液直接喷射到她的身体里面。

「会流到胃里去的……」赵飞凤一想到这精液会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
念心得头发乱竖,奋力推拒,可是却抵挡不住伊山近的巨力,只能含泪忍耐,任
凭那大股滚烫液体灌入到食道和胃中。

伊山近抱紧美人蚝首,爽得大声喘息,虎躯不住地剧烈颤抖。

射精时的强烈快感,让他头脑晕眩,深入美人食道的龟头却仍十分敏感,能
感觉到她食道的颤抖,小嘴的温暖紧窄,和贝齿愤怒狠咬的快感刺激。

他的身体颤抖着,肉棒一点点地从食道中抽出,继续跳动喷射着,将大量精
液射入樱桃小嘴里面,灌得小嘴中满满的,甚至从优美红唇边流了出来。

伊山近剧爽浑身无力,只觉这一下射得太畅快,彷佛将所有仇恨都在这一射
中发泄出来,爽得晕眩无力退后,肉棒终于从紧抿咬住的樱唇中退出,让湿淋淋
的巨大肉棒整个浮现在樱唇之上。

它仍在跳动着,射出残剩的精液。噗噗声音响起,马眼顶住琼鼻尖端狠射,
从这脸部最高处将精液直接喷洒下来。

肉棒向上跳动,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在英武美丽的玉颜上,显得淫靡至极。

赵飞凤怒视着他的下体,突然看到肉棒直指着眼睛一跳,马眼开合,一道白
箭从中射出,她不及合眼,噗吓一声,精液入眼,让她愤怒地大叫一声,樱唇中
随着叫声一口精液流到雪白下巴上面。

伊山近无力地快乐笑着,移动腰部,让肉棒向着她的绝美玉颜喷射,将整张
悄脸都洒满了滚烫精液,在雪天里散发着淡淡的白气。

他颤抖着挺起腰,将马眼顶在琼鼻处,朝着两个鼻孔中各喷射出最后两股精
液,终于瘫软坐下,屁股坐在高耸丰满的玉乳上,爽得浑身打颤。

这一次他是正坐在左乳上面,感觉到她的嫣红乳头已经竖立起来,硬硬地顶
在菊花处,很是有趣。

伊山近喘息着,两瓣屁股一夹,用力夹住柔滑硕乳,菊花开合,突然将乳头
吞进菊道紧紧地夹住了它。

这里是他的空间,虽然不能太违反规则,但对身体做些微的控制,倒还是不
难。

赵飞凤本已悲愤得死去活来,突然感觉到左边乳头突然被狭窄小孔紧紧夹住,
看着伊山近的坐姿,就知道那个小孔是哪里来的,不由仰天悲呜一声,活活气晕
过去。

伊山近用菊花紧夹,蹂躏着她的坚挺乳头,同时坐在美女玉乳上休息,只觉
这凳子真是高级,再没有这么美的坐具了。

他的肉棒微显萎缩,上面沾满精液口水,随意地晃动着,将星星点点的精液
洒落在雪白修长的玉颈上。

坐在美女娇躯上喘息了一会,伊山近又有了精神,菊花吐出被夹得红肿的乳
头,爬起来欣赏她的赤裸胴体。

虽然一向痛恨她,但他还是不能不承认,这女子身材极美,高挑健美,性感
至极,即使是在昏迷之中,也有着迷人的英武美感。

他的手伸了出去,在雪白肌肤上款款抚摸,每一处都舍不得放过。

修长结实的美腿,被他手指捏弄着,感觉着冰肌玉肤覆盖下的健壮肌肉,心
里又开始狂跳起来。

她完美动人的四肢、手脚,都被他兴奋地抚摸过,想着自已从前与她为敌,
现在却可以任意享用她诱人的美艳娇躯,心中更是大快。

伊山近不由自主地伏上她的玉体,紧紧地抱住她,用尽力气,感觉极为过瘾。

这样美艳的成熟女郎,诱人的胴体,畅快地抱在怀里,让他萎缩的肉棒又有
了些生气,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手抚摸着赤裸玉臀,感觉她的肌肤如丝顺滑,指尖轻揉美人菊花,更是
兴奋,不由扑下去,一口咬住了她的乳房。

这当然不是左乳,而是右边的雪白硕乳,因紧张愤怒和寒冷立起的嫣红乳头
被他含住,狠狠咬了一口,在乳头上留下深深的齿痕。

赵飞凤痛呼一声,从昏迷中醒来,低下头,看到一个男孩正趴在自己身上,
大力吻吮乳房,时而狠咬一口,在雪白暴乳上留下深深牙印。

他是男童身材,趴在美艳女郎的高挑雪躯上,下身位于她修长有力的双腿中
间,趴下来吮吸乳房,身高正好合适。

赵飞凤气得颤抖起来,伊山近感觉到了,抬起头对她一笑,下体前挺,将湿
淋淋的肉棒顶在她的嫩穴上面。

「啊!」赵飞凤失声惊呼,眼睛都瞪红了。感觉到男人的精液碰触到洁净嫩
穴,将精液和口水抹在上面,让她悲愤得无法忍受。

旁边的美少女们也都放声娇呼,伤心得泪流满面。

她们刚才一直在痛骂伊山近,直骂得口干舌燥,还是没有把他骂死,现在看
到这一场面,青春纯洁的心灵又一次遭受惨重打击。

「那里沾上男人的脏东西了,以后再不能舔了……」小彤流着泪,喃喃颤声
道,却被伊山近瞪了一眼,斥责道:「这么没心!你看你们帮主,我把精液射到
小碧的洞洞里,她还是照样面不改色地吃进去!」

美少女们大声惊呼,这才知道帮主不是第一次吃男人精液了,而姊妹小碧更
是已经被男人干过,将精液射进少女隐秘的禁地中。

小碧本坐在旁边默默垂泪,看着心上人被强行口奸而心碎肠断,突然听到这
话,更是羞惭无地,掩面大哭,颤抖着缩成一团,不敢抬头。

赵飞凤怒得瞪大丹凤眼,酥胸剧烈起伏,喘息了一阵,突然冷笑道:「你那
里软软的,真是没用的小子!」

伊山近脸上变色,挺动下体顶在她的雪臀上,绵软肉棒在嫩穴上顶弄许久,
将大量精液抹在花瓣上面,脸色沉凝半晌,突然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一次变了脸色的却是赵飞凤,她清楚地感觉到,那根软绵绵的小肉棒已经
站立起来,变得极为巨大,硬硬地顶在花瓣中间,还在向里面顶去。

粗硬龟头分开美丽花瓣,插入娇嫩至极的小穴,渐渐顶在处女膜上,停止了
进攻。

伊山近闭上眼睛,细细体会娇嫩穴肉含住龟头的美妙滋味,爽得叹息了一会,
睁开眼睛,兴奋地对美少女们叫道:「好了,瞪大眼睛,看你们帮主怎么被破处
的吧!」

「不要!」几名美少女激动地尖叫起来,小彤却顺势倒在地上,瞪大美目,
好奇而愤恨地盯着他们交接的地方,俏脸贴在雪地上的姿势正好可以看得最清楚。

赵飞凤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突然发力,与伊山近扭打起来。

她休息了好久,终于有了一点力气,本想再积聚些力气偷袭杀掉伊山近,可
是再等的话,处女膜就要被刺破了,这让她无法忍受,因此只能在时机未成熟时
就出手反抗。

可是伊山近的力气是她无法比拟的,在激烈的对抗中,直累得她娇喘吁吁,
香汗淋漓,青丝散乱,沾满了汗水和精液贴在脸上,更显出别样诱惑的美艳风情。

茫茫大雪从天而降,越下越大。而在雪野之中,一群劲装美少女正呆呆跪坐,
围观着美艳女郎与稚嫩男孩的肉搏戏。

他们一丝不挂地扭打在一起,动作狂猛激烈,粉腿雪股、玉乳花瓣纤毫毕现,
情景香艳至极。

伊山近在和她的扭打之中,躯体磨擦,更感觉到她的柔滑玉体冰肌玉肤性感
诱人,心头火热,肉棒胀得更大,已经无法忍耐。

他伸出手去,牢牢抓住雪白臀部和大腿,扳开健美女郎雪白结实的修长美腿,
粗大肉棒突然狂刺而去,以一招「心有灵犀」的剑法化为枪法,变繁为简,直捣
美人嫩穴!

小彤俏脸贴地,清楚地看到这一招,惊讶地尖叫了一声。

这一招她认得清清楚楚,正是赵飞凤传授给她们,而她们在比武中演示出来,
被伊山近偷学去的精妙剑术,上次对战时伊山近就以这一招击落了她手中宝剑,
因此她记忆深刻。

现在再看到这一招,却感觉到他以鸟使出,招式比从前简单了许多,威力却
并未减弱,让她震撼惊叹:「这小子难道真的是不世出的武学天才吗?」坚硬笔
直的肉棒颤动着,在空中抖出剑花,精密地挑开对方防守的花瓣,噗的一声刺入
嫩穴,去势不减,直向处女膜刺去!

龟头以强横的力量重重刺在处女膜上,就如利剑破身,噗吓一声刺进去,将
纯洁娇嫩的处女膜撕得粉碎!

肉棒如利剑般重重插入,撕裂纯洁蜜道,嗤的一声,鲜血从被撕闲的嫩穴伤
口中射出,在洁白雪地上留下鲜红痕迹。

小彤因为过于兴奋和关注,不断地接近,俏脸几乎紧贴在他们的下身处,而
那屏障不知何时消失,处女鲜血喷射过来,噗的一声直接射到她的俏脸上,娇艳
欲滴。

她吓得尖叫一声,向后退去,美目却清楚看到,肉棒插入嫩穴中的细微动作,
青筋在肉棒上跳动时,她的心灵也跟着狂跳起来。

她在雪地上滚了几滚,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正想爬过去继续偷看插入细节,
小碧却突然扑过来,一丝不挂地紧紧抱住她的娇躯,颤声悲泣道:「这是帮主的
第一次……」

她颤抖的樱唇轻柔吻在小彤俏脸上,用力吻去落红血痕,细细品味着咽了下
去。

小彤醒悟过来,慌忙搂住小碧,用力吻在她染血红唇上,两人亲密热吻,分
享着心上人处女鲜血的味道,混着二人的香津一一咽下去。

不管怎么说,这是难得的纪念,一生只有一次。她们如此敬慕深爱帮主,如
果放弃品尝这绝美的处女血,此生都会后侮的。

在那边,伊山近抱紧怀中美艳女郎柔滑裸体,爽得浑身颤抖。

她的嫩穴极为紧窄,怪不得从前小碧一直插不进去,现在牢牢地箍在他的肉
棒上面,极爽的感觉让他晕眩。

更妙的是,她习武多年,浑身肌肉都已练至极强,虽然表面不是筋肉人的模
样,但实际上的肌肉力量远远超过常人。

嫩穴中的柔滑肉壁,紧紧箍住肉棒,因为疼痛而强烈收缩,力道极强,压搾
紧缩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爽—己肉棒已经插入一半,伊山近奋力前行,
希望蜜道的另一半让自己更爽一些。

粗大肉棒奋力开拓,撕裂着娇嫩肉壁,向着未有异物到过的纯洁之地艰难前
进。

赵飞凤健美玉体剧烈颤抖,感觉着肉棒撕裂纯洁蜜道的痛苦,苦苦忍耐的灼
热泪水奔涌而下,再也保持不了表面的坚强。

伊山近奋力前行,感觉着在紧窄蜜道中开拓的磨擦快感,突然用力一顶,肉
棒在美女极紧蜜道中插到最深处,撞上了纯洁的子宫。

「啊!」赵飞凤尖叫起来,悲愤地摇头哭泣,刹那间变得极为软弱,心像被
击碎了一样。

肉棒直插到底,没至根处,伊山近感觉着整根肉棒被美女蜜道夹住的剧烈快
感,爽得浑身发抖,低下头狠狠一口,咬在她高耸的右乳上面。

牙齿深深嵌入洁白柔细的乳肉,赵飞凤痛得玉体剧颤,嫩穴更是紧夹肉棒,
让伊山近爽得跟她一起颤抖,像两个人同时打摆子一样。

这一对生死仇敌,就以这样最紧密的方式结合在一起,肉棒深插至底,胯部
相贴,龟头深入玉体顶在子宫上面,再也没办法更亲密了。

爽了一会,伊山近缓缓抽动肉棒,感觉着它从蜜道深处抽出来时,与娇嫩肉
壁的紧密磨擦,那感觉更是爽到骨子里。

抽到最后,只剩一个龟头还被健美有力的穴口咬住,伊山近又缓缓插入,一
早受着磨擦的快感。

赵飞凤将脸扭到一边,望着皑皑白雪,悲愤地默默流泪,感觉着蜜道肉壁被
粗硬肉棒磨擦的痛楚感,只当自己已经死了。

在银白地面上,有着她刚才喷出来的血迹,鲜红雪白,凄美绝艳,就像她身
下正在流出鲜血,染红白雪一样。

那些美少女悲愤哭泣,不顾生死地拚命冲过来,想要将真心敬爱的帮主从男
孩鸟下救出,却都撞在透明屏障上,撞得头昏眼花,跌跪地上,望着近在眼前的
交欢美景悲伤哭泣。

那粗大肉棒,正在帮主最美的小穴中大力抽插,随着肉棒深插至底,男孩的
胯部一下下地撞击着柔雪美臀,发出啪啪的响声。

天空中,媚灵挥舞长袖,望着下面香艳旖旎的一幕,绝色美丽的容颜一片羞
红,娇喘声越来越剧烈,眼中的媚意更像是要滴出来一样。

她控制着禁制,可以让它随时敞开和封闭,并禁制着那些少女,让她们靠得
最近、看得最清楚,可是如果伊山近有什么动作,她却第一时间让禁制后退,不
至于挡住他狂猛的攻势。

她望向下方,在茫茫雪野中,男孩压住美丽女侠的身体,粗大肉棒在她珍贵
蜜道中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最终加速运行,飞快抽插在美女花径里面。

肉棒与肉壁的磨擦力也随之增大,爽感剧烈涌起,让伊山近的动作越发粗暴。

美艳女郎被稚嫩男孩按在地上,大肆抽插,鲜血不住地从初破瓜的嫩穴中流
淌出来,染红了玉臀雪野。

媚灵喘息着,看到伊山近将那美丽女侠按在地上狂乱抽插,速度快极,丝毫
不顾她初破身的痛楚,干得美艳女郎呃呃直叫,再也不能保持冷若冰霜的模样。

她侧着英武美丽的面庞,泪水不断地涌出,雪白健美的玉体躺在雪地上被肆
意蹂躏,情景凄艳至极。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伊山近大肆在美女体内抽插着,兴奋得几乎发狂,只觉
她的嫩穴蜜道如此紧窄湿滑,收缩如此有力,简直是名器,让他剧爽无比,一步
步地向着快感的巅峰迈进。

不知抽插了几百几千下,伊山近感觉到美女蜜道强劲的收缩力涌来,爽得浑
身毛孔都开了,放声狂吼着,用力咬住美女玉乳,深深含在嘴里,胯部向前猛挺,
肉棒疯狂地插到处女花径最深处,顶在健康有力的子宫上,狂猛跳动着,将大量
滚烫精液深深地射到子宫里面。

「啊啊……」赵飞凤仰天悲吟着,感觉到精液源源不断射入自己体内深处,
泪水从丹凤眼中奔涌出来,流过玉颊,将雪地浸出一个个小坑。

伊山近爽得快要晕过去了,过瘾地抱紧裸体美女,肉棒整根没入她的健美玉
体,胯部拚命磨着柔滑玉臀,恨不得整个身子都钻入她的销魂蜜道里面。

不知肉棒跳动了多少下,彷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精液终于射尽,伊山近筋
疲力尽地趴倒在美点女郎身上,口中依然满含着她柔滑酥嫩的玉乳,无力地吮吸
着嫣红乳头,将带着幽香的口水一口口地咽下去。

旁边的美少女们,眼泪都已经流干,跪在他们的周围,低头看着被奸淫的帮
主,只觉天都塌下来了!

许久之后,伊山近从美丽女侠身上爬起来,向着身边围观的美少女们微微一
笑,举手如兰花形状,微一抬起,便有气流涌动,一丝疾风向着这边射来。

那道疾风落入两人交合处,化为龙卷风,吹拂卷起大量落红、蜜汁以及从里
面溢出来的精液,向着那些女孩落去。

「啊!」看到这样的异景,美少女们张口惊呼,却被劲风趁机穿入口中,直
接将那些混合液体灌入小嘴和食道里面。

一眨眼间,八名美少女的嘴里都同时品尝到了这奇妙的液体,不由大为震惊,
尖叫哭喊起来,指着伊山近大骂,恨他如此下流,射完了脏东西还要逼她们吃下
去!

只有小彤和小碧相拥哭泣着,樱唇亲密深吻,将两人口中的液体分而食之,
喃喃悲叹道:「这是帮主的第一次啊……」

其他少女听了,都猛然醒悟,有人就痛哭着吃下去,苦涩地品尝那一生一次
的奇异滋味。

伊山近看着她们吃了,心中大为兴奋,胯下肉棒雄风再举,将赵飞凤充满魅
力的健美玉体抱起来,摆成香臀朝天的母狗姿势,自己也跪到她臀后,将大肉棒
对准玉门,狠狠一下,噗吓插入进去。

「啊!」赵飞凤失声惊呼,本来失去神采的眼睛也溢出痛苦泪水。

她本是帮主之尊,掌控一个庞大帮会,高高在上,谁想到现在却被摆成这样
屈辱的姿势,被一个比自己小一半多的男孩这样残酷奸淫?

可是粗大肉棒在嫩穴中快速抽插,磨擦穴口嫩肉和蜜道肉壁带来的奇异感觉
让她身体酥软,无法反抗。

伊山近摸着她雪白娇嫩的香臀,用力揉捏,只觉柔软光滑,极富弹性,手感
令人大爽,让他干起来更加有劲头,粗大肉棒如打桩机般在流血嫩穴中抽插,动
作狂猛,干得花唇一下下地向里面翻进去。

那些美少女看到自己最敬爱的帮主以如此屈辱姿势被男孩插入嫩穴,不由以
头抢地,痛不欲生,恨不得以身相代,几个忠诚的美婢已经流泪喊道:「放过帮
主,来干我吧!」

声音激烈,响彻玉峰。

伊山近大笑着,举手一拍,重击在美女玉背上,喝道:「降伏!」

灿斓光芒笼罩住了赵飞凤的裸露玉体,伊山近心中一动,多了一些感触,知
道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以后可以随时指挥她做任何事。

天空中突然有一个身影翩翩落下,媚灵红透玉颊,温柔行礼,欢笑道:「恭
喜公子,降服了第一批女奴里最难降伏的一个!」

伊山近仰天大笑,肉棒在女侠嫩穴中干得更是猛烈,抽插之间,噗嗤声大作,
淫水与落红齐飞,精液与雪地一色。

媚灵轻抬美目,好奇地偷瞧他的肉棒在美女嫩穴中抽插的情景,只觉心里坪
坪乱跳,玉腿中间竟然有一股热流涌出,浸湿了女性最隐秘的方寸之地。

她慌忙转过眼神,镇定了一下,柔声道:「公子既然做成了这件大事,按照
老主公定下的规则,应该有所嘉奖!」

「什么嘉奖?」伊山近听得来了兴趣,跪在雪地上一边干一边问,胯部向前
撞击得女郎雪臀啪啪作响。

媚灵凑过樱唇,在他的耳边轻声低语,一边斜眼偷瞧他的身体,美腿中间的
热流更是汹涌流淌。

伊山近却听得大是惊喜,媚灵传授他的,却是以双修功法,将武林女侠的内
力转化为灵力的方法,这样的事情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据说是谢希烟的原创,
实是穷天地造化之功,这样的方法都想得到!

他学会了之后,立即施展开来,灵力涌入下体,以肉棒为桥梁,通过嫩穴肉
壁,传入美女体内,渐渐向着丹田而去。

赵飞凤玉体剧震,有奇异的感觉从下体涌起,让她不由呻吟出声,俏脸羞得
通红,却也压抑不住口中的声音。

突然,她浑身一震,只觉丹田中的内力不断地向外涌出,目标却是两人交合
的部位!

那内力流过蜜道肉壁,传入插在里面的大肉棒中,立即如泥牛入海,不见了
踪影。

赵飞凤惊得魂飞魄散,心中立即想道:「这是什么邪门功夫?能吸人内力,
难道是……」武林中曾有传说,从前有人用邪门武功吸人内力,以此锻炼出了一
身浩瀚之极的庞大内力,成为了武林至尊,第一高手。

但这样的功夫受到大家的痛恨,最终还是失传,此后再没有出现过。

现在这功夫却在一个小男孩的鸟上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及多想,只觉内力源源不断地流向下体,失去的越来越多,惊恐至极,
慌忙向前爬去,想要脱离那根要命的肉棒。

但嫩穴花瓣却突然一合,将肉棒牢牢地咬在中问,严丝合缝,就像长在上面
一样。

赵飞凤大惊,回头看去,只见俊美男孩跪在自己臀后,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

她跪地挺臀,回头后望的姿势,还有脸上的惊恐表情实在滑稽有趣,让伊山
近忍不住笑了起来。

肉棒深插在美女蜜道中,被夹得剧爽,而且还有大量内力涌入肉棒,流经的
地方让他快感狂涌。

美女苦修多年练成的内力,穿过肉棒流入身体,在丹田内九转,又经烟客真
经的功法淬链,流过身体经脉,最终流入丹田时,已经化为浑厚灵力,融入丹田
之中。

伊山近大为惊喜,挺棒猛吸,将美女的内力吸到自己体内,让彼此亲密的关
系更加深了一层。

赵飞凤骇然欲绝,回头死死盯着将肉棒插入自己体内的男孩,仿若不共戴天
的仇人一样。

内力不断涌入他的体内,伊山近闭目修练,灵力迅速变得充沛,其量之大令
人震惊喜悦。

当灵力充满丹田时,突然,他的身体剧震,感觉到自己的烟客真经已经升上
了一层!

伊山近大喜之下,又运起海纳功,以充沛至极的灵力冲撞着各处经脉,运行
了一个又一个周天,突然感觉浑身剧震,海纳功成功地突破关口,升到了第五层!

现在他已经是聚灵期修士的中游,心中狂喜,睁开眼睛,挺动肉棒深深插入
美女蜜道,龟头顶弄她的子宫,就像用龟头在抚慰她一样。

媚灵在旁边羞红着脸屈膝行礼,娇笑道:「恭喜公子,通过此次试练,现在
公子拥有第二层的权力,可以做更多事情,收入更多女奴了!」

「更多事情?是不是可以对你……」伊山近突然伸出手,一把捏住她高耸玉
乳,隔衣捏弄,感觉到柔滑娇嫩,令他插在美丽女侠体内的肉棒又变得更大更硬
起来。

「啊!」媚灵娇呼一声,打开他的手飞速后退,羞赧跺脚,窈窕倩影突然消
失,只留下空气中醉人的幽香。

伊山近仰天大笑,抱紧怀中美艳女郎的赤裸玉体,大肆狂干起来,经由这样
的狂欢来发泄心中的快乐。

肉棒穿入雪股,磨擦娇嫩肉壁,爽感剧增。同时还有大量内力涌入肉棒,转
化为灵力,正是工作娱乐两不误,深得双修真义。

赵飞凤心中惊骇欲绝,却又无力挣扎,只能含泪感觉到自己多年苦修的内力
被男人用肉棒吸去,最终一丝都不留下。

在这一刹那,伊山近的快感也达到了巅峰,肉棒在女侠嫩穴中狂速抽插着,
终致猛烈跳动,将大量滚烫精液射入女侠健美的玉体内部深处。

「啊!」赵飞凤仰起雪颈,颤抖尖叫起来,灼热泪水疯狂奔涌,感觉到丹田
里面多年内力荡然无存,而子宫中却有滚烫精液狂射而入,积满整个子宫,顺着
蜜道流动,从穴口溢了出来。

这样沉重的双重打击让她无法承受,终于悲吟一声,扑倒在雪地上,兴奋绝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