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少女变成反差婊的堕落自白9:隐藏的秘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xiaoting

    2021年8月30日

    首发:春满四合院

    ***********************************

    好久没更新了,倒也不是因为有什么事比较忙,暑假能有什么忙的?除了那个啥以外,咳咳,其实就是有点懒了,后面的都没想好该怎么写,怎么表达出来,文笔生涩,没有什么写作的经验,就是完全根据心里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吧~

    ***********************************

    第九节:隐藏的秘密

    时间又过去了不知道几天,我好像已经忘记那天是怎么告别丁叔叔,怎么回到家,怎么泡在浴缸里睡着,一直到天黑了才醒过来,那时候爸妈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爸妈总是在加班,每次出门都是匆匆忙忙的,除了叮嘱我几句好好在家,按时吃饭睡觉,别的都顾不上关心,我本来心里就藏着这么多秘密,也没法一两句话说清楚,再说这种事情本来也不好和他们说,于是就一个人浑浑噩噩的一天天过着,也不想再出门了,每次出门都会遇到那样的事,真不知道是上天故意捉弄我还是自己天生就是魅惑体质,总是招蜂引蝶,最后又把握不住,把自己的身体搭进去。

    回来的前两天可能是太累了,舒服的睡了好几觉,恢复过来以后的几天里,反而开始频频的做噩梦,在梦里那几个曾经进入我身体的男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的把我按在地上蹂躏,撕扯着我单薄的衣衫,啃咬着我赤裸的肉体,贯穿着我娇嫩的洞穴,一次次的冲击着我体内的腔道,最后灌满他们承载生命的液体,如同七窍流血一般的从身体的每个孔洞里流出来,不只疲倦的男人一刻不停的姦污凌辱,最后把整个人都塞进我的下体,又从其他的肉洞里钻出来,粗糙的大手把我瘫软的肉体像抓麵团一样撕扯揉碎,一口口吞进他们的肚子里。

    每次从梦里惊醒,第一反应却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刺激,身上的睡衣早已不知所去,内裤也早已褪到一条腿的脚踝上,只差一步就脱离了我的身体,薄薄的夏凉被半遮半掩,大腿和奶子都暴露在外,一只手夹在大腿之间,黏湿的液体早就润滑了几根手指肚,指缝里也是,整个手上都满了,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一下大腿,中指和无名指很顺滑的冲进一个温暖湿润的洞穴,嗯哼~我咬着下嘴唇几乎呻吟出来…

    妈的,简直太色情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浪?骚逼,贱货!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但是骂完以后,就觉得一股不明所以的情绪直冲大脑,小手狠狠的抠挖着阴道,拇指按在阴蒂上一顿摩擦,啊~……大腿根处一阵痉挛,一股浓浓的液体喷涌而出,手指也塞不住那个滑腻的肉穴,像小小的泉眼一般流淌出少女的花蜜,顺着大腿和手指的缝隙流到了身下的床单上,我咬着被子的一角,就这样高潮了…我他妈的被自己骂高潮了……

    随着高潮的余韵,我还在低声的喘息着,这是一番怎样的场景啊,玉体横陈,一丝不挂,双腮通红,水流潺潺……可能是个男人看到都会心动吧,会不会忍不住扑上来,狠狠的再蹂躏我一遍?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呢?明明都是从做噩梦开始的好不好?怎么就被我硬生生的变成了一个真实的春梦呢?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欲望泄尽,眼皮沉沉,轻轻裹上被子,就这样腿间带着花蜜,一丝不挂的甜甜睡去了……

    一直睡到九点多才醒来,爸妈早就出门了,饭桌上留着给我的饭菜,记得好像听到妈妈叫过我,但是困意终究没能让我起来,最后听到急匆匆的出门声,啪嗒一声关门以后我就又没知觉了。

    现在虽然完全醒了,但是还有点迷迷糊糊,从厕所出来再次返回客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没穿衣服,没错,我在裸奔!当发现这一情况以后,顿时脑子清醒了不少,一抬头看到客厅的窗帘只拉开了一半,我行走的位置也正好在被遮挡的死角,还好还好,鬆了一口气,被别人看到可就丢死人了~但是,家里就我自己,这样一丝不挂的走来走去……也挺刺激的……

    吃过了早饭,我随便套了一件吊带睡裙,又躺回了床上,大脑清醒的回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唉!这种事也不能随便和别人说,一个人憋在心里又觉得难受,爸妈虽然平时对自己很开明,不会过多干涉我的生活,几乎可以用放养来形容,但是这种事情,他们肯定是接受不了,再说他们最近这么忙,根本也没空管我。和同学说?自从聚会那一夜以后我们已经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单纯了。唉!我正在发愁,电话突然响了,我拿过来一看,苟建强!又是他!我想也没想直接就给挂了。从那天他差点强姦我开始就几乎每天打电话,我对他本来就没什么感觉,现在就更讨厌他了!

    叮铃,一条信息都没有发过来,又是苟建强!没完没了啊!我本来想不看他的信息,但是一个人在家又真的无聊,就打开看了一眼……

    "我在你家楼下,求求你,我真的有话跟你说!"

    什么?他怎么跑我家来了。

    "你来我家这里干嘛?快回去吧,我是不会见你的!!!!"我给他回了过去!

    "求你了,婷!我保证真的有事找你!"

    "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你要是不见我,我可就在楼下喊了!"

    "别!…你敢?…"

    我刚发完这条信息,就听到楼下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婷…"

    吓得我赶忙打电话过去,他这么一搞让别人听到我怎么解释…

    "别喊,7楼,上来吧!"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就听到电梯叮的一声,接着门口响起敲门声,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走过去打开了门。

    "啊…你…"眼前的这个人,眼睛红肿,惨白的脸色,虽然头髮看着好像刚刚梳理过,但是还是有一点凌乱,这还是前几天那个生龙活虎的苟建强吗?

    "婷婷,我…"他有点不知所措。

    "进来吧!"我不想他堵在门口被别人看到…把我让进屋里,看看周围没人,然后关上了门。

    "婷婷,我对不起你!"扑通,我刚转过身,就看到苟建强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干嘛啊?赶紧起来!"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天是我不对,我鬼迷心窍了,我看到那个老王八蛋欺负你,我嫉妒了!我没保护好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啪啪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你别这样…"我看的有点心软,急忙伸手拉住他。

    "自从你离开,我就后悔了,我哭了好几天,想和你道歉,你就是不接我电话,婷婷,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苟建强跪在地上,眼睛红红的,眼泪又要出来了,这样一个大男人,我以前从没看他哭过,他现在这样,我有点恨不起来了。

    "你先起来再说…"我拉着他慢慢站起来,突然他脚下一软,向前倒下去。

    "啊…"我一下来不及扶住,跟着他一起倒了下去。

    还好旁边就是沙发,我整个人仰面朝天躺在了沙发上,而苟建强却正好趴在了我的身上。

    此刻我才发现自己还是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苟建强的手正好扶在我的一只乳房上…

    "啊!"我用力去推他!没想到几天前同样的事情竟然再次发生,还是在我自己的家里。

    苟建强显然也没想到会这样,心里念念不忘的女神竟会再次被自己压在身下,自己的手还按在了她从吊带裙里露出的一只奶子上,柔软温暖又滑腻的肌肤手感,让他一下子回想到几天前的那个性慾膨胀的时刻,小弟弟也忍不住一下挺了起来,虽然隔着裤子,但是此刻他的一条腿正好夹在我的两条腿中间,而我的短裙已经保护不住下面,他那硬邦邦的分身就直接顶在我那露出来的半截大腿上,带着炙热的温度把我白嫩的肌肤压出一个属于他龟头的形状凹陷进去。

    "啊,起来…不要…"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多说了一句不要,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吧。我担心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看着他发红的眼神,喘着粗气,直接吹到我的脸上,带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我一瞬间差点瘫软下去,但是仍然没有放弃双手推搡着他的身体。

    苟建强愣了几秒钟,没有继续对我非礼,而是把手从我胸前拿开,虽然还依依不捨的假装多抓了两把,还是慢慢爬了起来,眼睛里有一丝欲望,又转瞬带着点忧伤,我有些明白他此刻心里的感受,又觉得有些不明白。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反应过来以后,急忙的解释着…

    "…你…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直接略过刚才尴尬的一幕,直接转移了话题。

    "哦!对了,婷婷,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可能和你爸妈有关係,我发现有人想要害他们,我是在厕所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他们是故意的,你爸妈可能还不知道…"苟建强突然很激动的说了起来,我听的一头雾水…

    "停!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有我爸妈的事?"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叔叔住院的事了吗?其实不只他一个人,他们是在工地的脚手架上掉下来的,还有个人摔死了,检测说他们用的安保设备不达标,而那设备就是你爸妈公司的,他们是负责人…"

    我听的大脑一片混乱,为什么我都不知道这些事?对于我爸妈,为什么苟建强比我知道的还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你,婷婷,他们其实都是骗你爸妈的,他们合伙的……"苟建强继续说着。

    "怎么可能?我爸妈一向都没什么事的,怎么会被别人骗?到底为什么?"我有点语无伦次的说…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听他们背后这么说的…"

    "可是你怎么知道说的是我爸妈?"

    "我在医院看到你爸妈了…他们去看望我叔叔他们工友,我偷听到了他们说话,就没有出来和他们打招呼,可能你爸妈也不认识我…呵…"苟建强一脸尴尬的苦笑了一下。

    "那我爸妈他们?"我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听说要赔很多钱,听说还要打官司什么的…"苟建强说的越来越小声…

    "啊?…"我有点懵,自己在家平时什么都不管不问,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我有点不知所措。

    "婷婷你别着急,我会时刻打听消息然后告诉你的,你别担心…叔叔阿姨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帮你找到…"

    我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说什么,大脑一片混乱,愣愣的发呆…

    "婷婷…你…还好吧…"苟建强有点紧张的问我。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得问一下我爸妈,到底怎么回事?"我低着头说着。

    "那…我先走了…"他有点犹豫,又有点捨不得离开…

    "嗯…"我没管他,只顾一个人发呆…

    "那…我先…先走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啊…"

    "嗯…"

    他慢慢的离开,在关上房门的时候,我听到他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苟建强走了以后,我就一直默默的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回想着刚才他说过的那些话,脑子里飞速的旋转着,他说的应该不是假话,这几天爸妈总是加班,早出晚归,对我也没有以前那么关心,他们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或许他们不告诉我也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毕竟以我现在的年龄,什么也做不了。可是,我还是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是否该直接问他们这些事情?还是假装不知道,到了关键的某个时刻再说出来?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毕竟听苟建强说有人死了,要赔钱要打官司,甚至会不会坐牢?这些已经完全超出我所能思考的範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脑子好累,浑身都好累,先是差点又被那个男人侮辱,然后又听他说了关于爸妈,或者说是关乎于我整个家的事情,这一切根本消化不过来,让我筋疲力尽,就这样我觉得身体慢慢的越来越沉,越来越睁不开眼睛…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警车的声音,我猛的爬起来,走到窗口,看到几辆警车闪着警灯,有三四个警察正在给一个人戴上手铐…没错!那个被警察戴上手铐的正是我爸!而旁边的妈妈好像也正被两个女警带进警车…

    "爸!"我急得带着哭腔大喊一声,眼泪也流出来了!

    "婷婷…好好在家,不要乱跑,爸爸没事…"爸爸听到我的呼唤,对着楼上大声的说着…

    "我不,我不要,我不要他们抓你…"我哭着冲出房门,一路跑下楼…

    等我到了楼下,发现爸妈却已经被带走了,只有几个围观的老头老太太在议论纷纷。

    我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失声痛哭。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还是晚了一步吗?他们是被人陷害的,我要救他们出来!可是我该怎么办?我无助的哭了好半天,只到周围的人都在劝着我,虽然我已经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天已经慢慢黑了,有什么事也要明天才能去办,对了,先回家,找找别人帮忙才对啊。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家,曾经温馨的家里,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四周都是漆黑一片,好像是停电了,我无助的躲在黑暗里,伤心的哭泣着。

    突然,有人在咚咚咚猛烈的敲门,我神经一阵紧张,颤抖的通过猫眼往外看去,看到外面一个丑陋的男人对着我淫笑,好像他知道我在偷看一样,那个脸是…那是苟建强的叔叔:苟师傅!

    我吓得赶紧把门又紧锁了几下,慢慢后退,内心的恐惧感和无力感,我该怎么办?

    慢慢的周围又没了声音,我努力站起身,想找个什么东西当做武器来防身,在黑暗里我胡乱的摸索着,突然摸到一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用手来回摸了几下,瞬间我就知道了那是什么,啊~我尖叫一声,扭过头看到的是苟师傅一丝不挂,挺着下面那根曾经内射过我两次的大肉棒,狞笑着向我扑了过来…

    "小宝贝儿,想没想我啊?嘿嘿嘿…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啊~"他扑上来一把就按住了我想反抗的双手。

    "不…不要…呜呜…"我吓得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别怕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他一边说着,还舔了一下嘴唇。

    "是你,是你害我爸爸的…"我突然想起苟建强说过的话。

    "对啊,没错!就是我啊!你爸爸进去肯定没个十年八年的去出不来的,不过,没关係,没了那个爸爸,你还有我这个爸爸啊,对不对?乖女儿~"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蛋…

    "我不,我不要…你滚开!我要告你!把你们都抓起来!"我拼命的挣扎着。

    "妈的!还想告我!你告我什么?告我操你的小嫩逼吗?啊?"说着他一把扯烂我的吊带短裙,那两个发育成熟的奶子就那么白晃晃颤巍巍的抖动出来。

    "啊…"我继续挣扎着,可是在他眼里就像小孩子撒娇一样,毫无用处。

    "小骚逼,憋了我这么多天,可馋死我了!"他喘着粗气,两三下就把我身上本来不多的衣服扯烂了,我一丝不挂的被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我已经没力气继续反抗了,任由男人把我搂在怀里,一双大手在我身上游走着,揉捏着我的奶子,臭烘烘的嘴巴,带着扎人的胡茬在我脸上嘴上啃咬着!两条腿挤进我的大腿之间,左右用力分开,一根粗大的肉棒吐着粘液,在我阴部周围胡乱的拱着顶着。

    "嗯哼…啊…"我不由自主的娇喘出声…

    "小骚逼~想死爸爸了…让爸爸好好操操你的小嫩逼…啊…我操…!"随着他大叫一声,那根带着热气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我的阴道!一口气直插到底!

    "啊!"我随着他的插入,一声娇吟瘫软了下来。

    "小骚逼,好紧啊~比上次操你还紧~爽死爸爸了…啊啊啊啊…"他一边说着污言秽语一边用力的在我身上耕耘着,享受着少女青春娇嫩的肉体。

    "不要…不要…"我无力的说着毫无用处的话语,身体在男人的冲击下抖动着,就像一具被使用中的充气娃娃…

    我已经整个人都麻木了,我不但无力救回被陷害的父母,也不能将眼前的坏人绳之以法,甚至还被他玷污蹂躏,尽情的凌辱着稚嫩的肉体,做着两性之间最原始的交配,用刚刚发育成熟的性器官满足着这个又老又丑的禽兽,像他的洩慾工具一样被任意的抽插操弄。

    就这样,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了几百下,摩擦出来的液体带着白色的泡沫,涂抹在我光秃秃的大腿之间,他毫无技巧的蹂躏着我,就像在工地上打夯的机器一样,只顾痛快的发泄着。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抽插,我知道他就要射了,可是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反正都已经被他内射过两次了,再多一次又如何呢?反正爸妈都回不来了,我就是被他活活操死也无所谓了吧…

    他最后猛的一下插到我的最深处,不知道积攒了几天的精液喷涌而出,他那粗大的肉棒整根没入死死的堵在我的阴道深处,一股股的热流射满了我的体腔,让我觉得自己的小腹都开始有些涨痛了,他还是像上次一样,每射一下就狠狠的往我体内再顶一下,好像要把他的精子完全让我吸收掉一样,我被他顶的又来了一波小高潮,浑身酥酥软软的,承受着他不断射进来的精液,小腹抽搐着,好像真的要被他强姦到受孕一般。

    我不知道他多久才把肉棒抽出来,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他把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在我的肚皮上蹭乾净,又把玩了一会儿我的奶子,就这样把我像玩过的玩具一样丢在地上,我太累了,我被他折磨的浑身酸痛,像散了架一样,就那样倚靠在沙发的边上再次睡着了…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我猛的醒了过来,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模模糊糊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摸起茶几上的电话…

    "小婷吗?"一个熟悉的男声…

    "哦,是!你是…"我有点懵的问着…

    "我是你丁叔叔啊,你爸妈喝醉了,我现在带他们回去,一会儿你记得给我开门啊…先挂了啊…"

    "啊?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

    爸妈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吗?怎么会?

    我低下头看到自己穿着吊带短裙,衣服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摸了摸身上也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呼…原来是做了个梦!幸好是做了个梦!还好爸妈暂时没事,对了,还有丁叔叔帮忙,真实太好了!

    紧张的心终于暂时放鬆,可是回想起来梦里太过真实,特别是自己被男人侵犯的过程,虽然梦里特别牴触,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时我才发觉大腿之间还湿漉漉一片,甚至都湿透短裙在沙发的坐垫上留下一小片若隐若现的水迹…

    赶紧收拾一下吧,换件衣服,一会儿丁叔叔和爸妈就回来了呢…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