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艾米(1-4)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一章

  艾米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在高中时认识的。经过几年交往后我们彼此愈发熟悉,情侣间该做的我们都做过了。但无数次的肉体的交流后,我们对只是单纯的做爱都有了一股厌倦感,我们都认为需要一点新的刺激。

  虽然我从a片上学来很多的招数,并且一一的使用在她的身上,但她认为这样仍热不够。于是她就自己去寻找刺激。

  一天傍晚时,艾米穿着一件连衣超短迷妳裙独自走在喧闹的街市上。此时是初秋傍晚时还是有点冷的,因此她在迷妳裙的外面还披着一件薄衬衫,当然也有可能是第一次穿的这么暴露有点感到害羞才披着。

  在迷妳裙下,艾米是没有穿任何内衣的,这是我建议的。因为平时她偶尔也有穿过迷妳裙,如果只是单纯的穿的少并不能给她更多的刺激感,因此我建议她真空上阵,全身上下只穿一件薄薄的迷妳裙。而出门时她还是穿上了一件衬衫,在我鼓励的目光中走上了一条追寻刺激的旅程。

  此时我正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或许是因为紧张,她并没有发现我。

  看着她貌似镇静地走在人群之间,我知道此时她一定紧张的要死,因为我知道她表情越是严肃时那么心情就越是紧张。这不,妳看看她此时好像全身颤抖了一下。不过这也怪不了她,平时就算是素颜她也是一个样貌出群的美女,更何况现在她穿的是如此的清凉呢!回头率和注目礼一定是急速飙升,对于第一次真空上阵的她来说不紧张才怪。

  人只要紧张的时候就会容易出错,这不艾米走着走着竟然摔倒了。

  啊!我看见了什么!这时艾米正急忙爬起,但布料稀少的连衣裙似乎无法遮住那伸出墙头的春光,隐约间我竟然看见了她两腿间那迷人的春色。虽然只是很短的一霎那,但我知道她的幽谷间的芳草与其间那片嫣红还是暴露在昏暗的光线下。

  此时我感到有一种奇异的快感涌上心头,一股强烈的欲望让我想要冲上前去把她正法了。但我还是强行压下了这股欲望,继续静静的跟着她。看了看周围,似乎刚才哪惊艳的一幕只有我看到,心中有扬起了一股满足感。

  在拒绝了周围群狼的狼爪后,艾米有继续向前走去,似乎刚才的那一幕给了她巨大的惊吓,她急于离开这里因此走的又快又急。

  嘿嘿,我的女朋友就只会让我来摸,妳们嘛,就算是好意的搀扶她也不会接受的,更何况妳们心怀恶意呢?一个个净想着吃她的豆腐,都给我滚远点,她只能看不能摸!

  艾米急速的走进街边的小胡同里我急忙跟上,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后,她拍了怕胸口舒了口气。

  呵呵,看来她更敏感了,乳头都硬了呢!看着她的乳房随着轻拍而抖动着,躲在一旁的我恶意的想着。

  啊,妳在干什么!

  此时艾米的眼里流露出迷离的光芒,只见她轻轻地拉起裙子,一片动人的春光立马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双腿间原来早就一片泥泞,糊成一锅粥的芳草间,那片嫣红似乎还在不断的向外吐着春水。看来刚才从人群间经过的刺激,给了敏感的她极大的快感,都湿成这样了,真是一个淫娃。不过她好像并不满意只有这么一些快感,这不,这妮子竟然自慰了起来。

  看着在她灵活的手指扣动下不断向外吐着花蜜的花唇,我心头的欲火越来越盛,内裤将挺立而起的老二束缚的难受至极。

  我快受不了了!

  就当我想上去将这淫娃正法时,我突然发现一个人正在悄悄的接近艾米。他是个与我差不多高的中年男子,留着与我一样的发型,如果乍一看下,连我都觉得他是我。看来刚才闹市是上的一幕还是有人看到啊!

  只见他悄悄的上前走到艾米的身后,看着艾米眼中射出难以控制的欲火,而他双腿间的裤子早就支起了一个帐篷。而艾米也似乎被欲火烧掉了神志,依然在那扶着墙自慰者,没发现身后接近的危险。

  看着艾米有危险,理智告诉要我上前拦住那个男人,但一种莫名的欲望却限制了我的脚步,因此我没有上前而是静静的躲在一旁看着。

  那个男人看着眼前的美景脸越来越红,就跟上了鸡血一般。突然他蹲下了身子,将脸埋入艾米的幽谷里舔了起来。

  艾米被下体舔弄的快感惊醒了过来,急忙回身一看发现了一个与我相似的身影,似乎将身后的男人认作了我。于是放心的回过头,将臀部翘的更高,并且发出了更加淫荡的呻吟。

  「老公,啊、啊,就是这里快点舔,哦,啊!舒服。」艾米放荡的叫着。

  听着耳边传来艾米悦耳的淫叫,那个男人舔的越发卖力起来。并且一只手伸向前去将艾米的连衣裙拉下肩头,露出她那一双诱人的乳房。

  当乳房从布料下露出时在胸下自由的抖动着,一滴晶莹的汗珠在重力的引导下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到达乳尖缓缓地滴下。

  看到这一幕的我感到哄得一下自己的理智被欲火烧灭,不过我还是没有上前去阻止那个男人,似乎是不愿破坏这淫荡的惊人的美感,我竟然希望看的更多。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掏出了老二打起飞机来!

  那边艾米似乎要达到高潮了,更加激烈的呻吟起来,目光迷离的她不断叫着「快,啊,我快不行了。」「呵,啊,我就要来了,啊」

  听着艾米的荡叫,那个男人也从裤裆里掏出老二抚弄了起来。只见他舔弄着艾米的花唇,一只手玩弄着艾米的淑胸,而另一只手则将老二抚弄的越来越硬,肿胀的好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

  突然艾米尖声长叫了起来,只见她全身肌肉紧绷一阵阵的颤抖,在长长的呻吟后四肢乏力的扶着墙软了下来。躲在一旁的我看到软下来的艾米撅着屁股,幽谷间的花唇一股一股向外汹涌的吐着花蜜,她回头用更迷离的目光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子,嘴角的衍液也慢慢的流出。看来此时在露出的场景刺激下产生的高潮,比平时强烈了很多啊,平常舔穴不会令她高潮到近乎昏厥的程度啊!

  这时我也在快速的捂动下将自己的欲火泄出,而那个人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

  他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的花蜜,再将下巴处正向下滴的花蜜抹去。

  只见那个男人将裤子退到膝盖处,让自己的肉棒得到更好的释放,再将软倒的艾米扶起让她继续扶着墙壁,将大老二对准艾米的花唇就要插入。

  艾米此时还停留在高潮的余韵里浑身无力,当男人的老二摩擦着她的花唇,令她又产生快感四肢更加无力身子一直起伏不定。不过这样也令那个男人一直无法将老二对准插入,只得在门外徘徊摩擦,而艾米也因此又高声呻吟起来。

  一旁的我看情形也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戴绿帽了,于是急忙收拾了一下衣装走了出去。

  看着男人不断的在艾米身后抽动着臀部但却一直不得门而入,我心里一阵好笑。但还是大声的吼了出来:「妳们在干什么?」

  艾米此时正被在阴部摩擦的老二搞得一阵心痒,只觉得老二一直在大腿缝里摩擦越摩越痒,正埋怨男朋友是不是在逗自己玩呢,正想伸手帮那个正在乱擦的老二入洞时,突然从身旁传来一声大吼。

  咦!这不是阿雨的声音吗?他怎么跑到我旁边去了,那我身后的是谁呢?

  艾米回头定睛一看顿时被身后正在抽动的男人下了一跳,挣扎的喊道:「妳是谁?放开我!」

  这时那个男子已经进入佳境,一时没去注意身下的情况。他只觉得腹部被一团软肉急速的摩擦了一下,顿时精关不保欲火瞬间泄了出来。

  只见又浓又稠的精液向前急喷而去,溅得艾米一脸都是。而艾米本来也快要出来了,再被精液溅到脸后急忙闭上眼。什么都看不到感官更加敏锐,此时敏感的花唇又被一股滚烫的液体浇到,还有部分液体浇到了后背。一时间又舒又麻又痒又爽,感觉一股热流从阴茎直泄而出,她也达到了高潮!

  这时我也跑到了他们的旁边,一把推开那个男子把软倒在地的艾米抱起,检查一下她有没有被干到,在确认没有后我心里松了口气。

  那个摔倒在一边的男人却在认清事实后急忙逃跑,看着慌不择路的男子竟然连老二都忘记后好,要不是现在情景不合适的话我都差点要笑出声来。

  之后我安慰好情绪激动的艾米,就直接回去结束了这个荒谬的体验。

                第二章

  不久前由于经历一场假出轨,我跟艾米的感情更好了。因为艾米一直认为她对不起我,因此在后来她对我总是千依百顺,我很甜蜜们过得。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我就被繁忙的工作卷入其中脱不开身,与艾米相处的时间也少了很多。

  虽然我和艾米是高中同班同学,但高考后我就不读了进入就业大军中,为生活拼搏。而艾米则因为成绩出众考上了一所相当好的学校,成为才女校花,不过我和她是在高中时就确定了彼此的关系,我在她上学后也在她学校所在城市找到了一分工作,我们的感情还是延续了下来。

  在长达月余的高强度工作下我身心俱疲,不过还好明天这种苦日子就可以结束了,又可以和艾米见面了。这段时间里由于太忙,是在是抽不出时间和艾米见面,只能偶尔和她在电话里聊聊解解相思之苦。而艾米也是个识大体的女孩,没有和我无理取闹反而支持我鼓励我,为我排忧解难。

  明天先休息一天,养好精神到时给她个惊喜,嘻嘻,身心都有哦!和尚的日子真是难熬。

  一天后我来到s市f大学艾米的宿舍外,正想给她个惊喜,却被她的舍友告知她外出不在。那她会在哪里呢?我疑惑的想着,难道是太想我了直接去找我了,也不会啊,她知道我上班时不喜被打捞应该不会来找我。

  想着想着我路过了f大学旁的美食一条街,平时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和她一起到这里约会。

  现在还不是高峰期街上的人还很少,只有三三两两几对情侣在瞎逛着。我眯着眼仔细打量着这些野鸳鸯,看看有没有什么美女级的人物,不过早已被身为校花级艾米养叼的眼睛还很有点看不上她们。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许多西洋景,比如艾米!

  此时她身边正跟着一位十分英俊的男子,明说了他的外貌超过了我。看着他们时不时亲热的交头接耳,我心里妒火滔天有一种想要冲上去给那婊子一巴掌的冲动。但莫名的我竟然克制住了自己,而是心怀怨恨的跟在这对狗男女的身后,看看他们有什么举动。

  这时艾米和那个帅哥走到一家拍大头贴的小店里,看着他们亲热的靠在一块我心如刀绞痛苦万分。

  啊!那小子在干吗!他妈的妳感亲她!

  此时那个男的一转头吻到了艾米的唇,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吻了。我感到自己的脑袋热血沸腾好像要冒烟似地,我真想冲上去干掉那个男的。然而我没有,因为我发现艾米只是害羞的红了下脸,一点反感都没有。

  顿时我觉得天崩地裂,一时间呆滞住了,连艾米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艾米已经离开心中一阵失落,无言的我默默地穿行在人流之间,感觉天地都是灰色的。

  不知过了多久后我走进了一家酒吧,人精似的酒保一看我的表情就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无言的递过一杯烈酒。

  接过酒的我仰头一喝,感觉火辣辣的热劲由舌尖至腹底,一时间郁闷的心情得到了缓解。看看周围流窜着疯狂扭动自己身躯的红男绿女,我觉得口干舌燥,十分想要来个一夜情来抚慰自己。

  不过上帝似乎在和我开玩笑一般,我竟然在这里发现了艾米!

  此刻她正在和之前的那个帅哥在一起,他们身边正围着一群人,似乎是他们的同学。也对艾米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再过不久就该毕业了,他们大概是在和离别酒吧。

  我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一开始这些学生还规规矩矩的谈着什么,后来大概是酒喝高了就有些乱了。有的在不断的拼酒,有的却是在暗地里做着一些小动作,例如艾米和那个男生。

  艾米大概是喝了点酒,现在她面色通红。而那个男生则接着酒兴在她身上探索着,使得艾米似乎不知觉得呻吟着。而他们的小动作也渐渐影响到周围的气氛,一对对男女逐渐离开,有的直接走到人少的角落,有的走出了酒吧,还有的例如艾米而是直接到酒吧的二楼,那里似乎有客房。当热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找个无人的地方去亲热。

  我双目通红的看着艾米和那个男生上了二楼,急忙将就钱付清后我也跟了上去。

  酒吧的二楼没有多复杂,就是两排面对面的房间。只见那男生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一间靠边上的房门,当他们进去时我急忙跟上。

  轻轻的靠在门上,我发现门竟然没锁紧还可以打开。或许是经久失修锁头有点坏了,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悄悄地推开房门看看里面,简单的一室一厅卫生间,而艾米和那男生似乎到了里间也就是卧室。我闪身进入房里并轻声的关上门,缓步移动到里间的门口。

  我发现此时床上正方滚着两条肉虫,那个男生已经急切的将艾米身上的衣服扒光,正在艾米身上乱啃着,而艾米也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似乎在欢迎他的侵犯。

  我心里翻滚着滔天的怒火,真想一斧头砍死他们两,不过理智还在抑制着我干着不明智的举动。

  此时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散落在地上,那男生正将脑袋挤在了艾米的两腿间,欢快的舔弄着艾米的花谷,使得艾米在蜜水长流,呻吟不止。

  突然只见艾米挺起下腹将它更加接近那男生的嘴唇,嘴里喊着:「快,快,进去点,啊,阿雨我就要来了。」

  嗯!阿雨,这不是在叫我吗?难道那个男生也叫阿雨?很快的那个男生回答了我的疑问。

  「艾米,妳能不能别把我叫成其他人啊?现在和妳亲热的是我,浩明!」听到艾米的呼喊那个男生气冲冲的抬起头来。

  「哼!陈浩明,妳混蛋,妳趁人之危。」艾米似乎清醒了过来,接着就是一巴掌挥到男生的脸上。

  男生躲过这一击后,急忙说:「别,别打,我错了行吗?不过我是真的喜欢妳啊!这点妳平时应该可以看的出来吧!」

  「况且不怕妳笑我现在还是处男,我陈浩明对待女性,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我是不会跟她上床的。」看到艾米听了他说的话后有点缓和,男生急忙又补上了一句「求妳和我交往吧,我是真的喜欢妳,爱妳啊!艾米。」

  说罢男生起身跪在了艾米面前。

  而艾米则静静的看着他表情十分的感动,不过一会儿后她还是定了定神对男生说:「对不起,浩明,我们不能···」为什么啊!我是那么的喜欢妳,为什么我们不能,妳是担心我们今后的生活吗?没问题,我陈浩明发誓今后一定会给妳个好的生活,今后···只见艾米挥手打断了男生的话,说道:「不我相信妳,但我们还是不能。」

  「妳先听我讲完,我知道妳是个好男人,将来也会是个好丈夫。但妳想过没有,我虽然对妳也有好感但这并不是爱啊,我的心早已被另一个好男人填满再也装不下其他人呢,着妳知道么?」

  「他是谁?我要见见他,跟他比比到底谁才能给妳幸福!」男生急忙说道。

  「不用比了,妳永远比不上他的。」

  「为什么啊?」

  「就因为我爱他爱的要死,在我心里他永远是唯一,求妳别再让我为难好吗?」

  之后两人对视着,不过最终男生在艾米坚定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好吧,我祝妳们幸福。」男生说道。

  「谢谢!浩明,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门外的我在听过艾米深情的对白后,心里突然松懈了下来。是啊,妇亦如此,夫复何求啊!艾米妳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爱!

                第三章

  此时在一家并不豪华的旅店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尴尬,浩明和艾米正赤裸的面对着彼此。虽然艾米早已见过无数次我的裸体,但在面对浩明陌生的男性身躯时,依旧感到十分害羞,这是女性天性使然怪不得她,当然就更不用说还是童子鸡的浩明了。

  闻着空气中还未散去的情欲味,艾米身上开始逐渐热了起来。感到不能再待下去的艾米正想起身,但看到浩明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力不从心又坐了下来。

  感到房间里越来越尴尬的情况,身为男生的浩明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

  于是说道:「艾米,现在应该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艾米不明的问道。

  「就是这里啊!妳说我等会要怎么出去啊!」说罢,浩明指着自己坚挺的老二说道:「妳说它这么有精神,等会我要怎么穿裤子啊!快帮我想想。」

  「呸!真是坏东西,怎么办?这还不简单割了呗!」艾米红着脸说道。

  此时门外的我也听得差点笑出声来,不过里面的两人也不会注意到外面就是,他们自己还烦着呢!

  「艾米反正今后我们不可能了,妳就跟我好一次吧,就一次,我今后再也不纠缠妳了,好吗?」浩明哀声求到。

  「不行我不能背叛他。」艾米坚决的说道。

  「求妳了,妳看我现在难受的要死,妳要知道男人如果欲火憋着不发泄的话是很伤身的,求妳就跟我好一次吧!」浩明说罢就拉着艾米的手伸到他的老二出,让艾米的手握住自己的老二。

  艾米刚想开口拒绝,但手心里传来的热量似乎让她的身躯更加的疲软,甚至连话都说不出口来,只是随着浩明的手上下套动着肉棒。

  「嘶,啊好舒服!」浩明突然呻吟了起来。

  「啊」艾米如受惊的兔子般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因为快感突然被打断致使弄得不上不下的浩明,一时以愤怒的眼神看着艾米。

  艾米似乎觉得自己理亏,毕竟刚才浩明是有让自己达到高潮的,于是一会儿后艾米下了个决心,对浩明说:「浩明我可以用手帮妳放出来,但我们绝不可以做,妳说行吗?」

  本来以为无望的浩明听到艾米突然松口说出了则中办法,心里十分高兴急忙说:「好的好的,一切听妳的!」

  看到浩明同意后艾米的脸更红了,似乎要滴出水来。不由得令浩明更是心动,肉棒挺得更直了。

  艾米缓缓的俯下身轻轻的握住眼前肉棒,同样缓缓的扶动着,并且时不时的抬头看浩明一眼观察他是不是快射了。而浩明此刻还是跪着,附身看着为自己服务的心上人,正以一种渴求的目光看着自己,一时间心头涌出了一股称霸天下的满足感,心中快乐至极。

  想到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浩明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过早的喷射,想让快乐的时间更长一些,这对经常手淫的浩明来说并不是个难事,只要快射时想着三个代表或是马列毛泽等就能轻易的守住精关不射。不过这就苦了艾米,她一个柔弱的女生要用跪伏的姿势为人打飞机,实在是很费力气的事,这不,由于太费力艾米只得双手轮着来,一只累了换另一只。

  15分钟后正当我考虑着是否要直接进去将艾米来走算了的时候,艾米突然将浩明推到气恼的说:「我不干了,妳这是欺负人呢!妳怎么一直都不射,想要累死我是吧?我不干了!」

  浩明正在享受呢,见艾米罢工,急忙讨好的上前对艾米说:「别啊,艾米。

  在帮我弄弄吧,我保证这次一会就结束!「

  「是吗?可是我的手好酸啊,都动不了!我看还是结束了吧。」艾米怀疑的说。

  「那不然,那不然,妳帮我口交吧这样很快就能射了」浩明提议道。

  「这样好吗?会不会太对不起阿雨了,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就一次做到底吧!」

  艾米犹豫了一会,但是看到浩明渴求的目光又不忍拒绝他,于是心一横就答应了帮浩明口交。

  躲在门外我看见艾米俯下身子,先是轻轻的握住浩明的肉棒,再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在马眼出轻轻地一舔。只见浩明身子剧烈一颤抖,然后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似乎刚才他差点就射了。这需要多么大是意志力啊,连我在门外看的都要射出来,更何况是亲身体验呢?我都有点佩服浩明的意志力了。

  看到浩明竟然要射没射,艾米似乎有点生气,干脆直接将肉棒含入嘴里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而浩明感到下体传来了一股比之前更加爽快的感觉,脸上不由露出极其舒坦的表情,是啊,太舒服了!

  艾米的口交技术可是我辛辛苦苦的训练出来的,真是便宜妳小子了!门外的我看着屋内的淫乱场面心里酸酸的想着。

  浩明在爽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艾米的呻吟,低头一看原来艾米竟然在自慰,看来口交也让她的欲望抬起头来。浩明见她一边为自己服务,另一边自己的手指还要灵巧的对自己私处进行抚慰,实在是太耗体力了,于是就将身下的美娇娘扶起。看着艾米露出不解的表情,浩明用手做了个69的姿势,聪慧的艾米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脸红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之后浩明平躺在床上,而艾米则跨到了他的头上,把美穴往他脸上一坐再附身含住了他的肉棒,浩明也立马卖力的舔起了艾米的花唇,一时间屋内淫水四溢,呻吟不止。

  屋外的我也看得一阵火起,立马掏出了老二抚弄了起来。

  屋内艾米正将肉棒舔得津津有味闪闪发亮,似乎这肉棒是世上最好的玩具,吃的谑谑有声将每一处地方都细细的舔过。而她的双手则是伸到肉棒下轻抚两个蛋蛋,并且时不时的在浩明的菊花上划过,刺激的浩明舔弄花唇舔得更加卖力。

  浩明则是投桃报李,将花唇舔得干干净净,将每一丝没一点花蜜都饮入口里咽下,而他的手指干脆直接插入艾米的菊花里,给艾米带来了更大的刺激。

  快乐的时间似乎都是短暂的,屋子里的三人还没来的及细细品尝这刺激的快感,高潮就来临了。

  只见艾米菊花剧烈的一收缩,紧紧地夹住了浩明的手指,而花唇了也涌出了大量的春潮,将浩明满脸淋的都是。而我和浩明也在同一时间了射了出来,我射在门边的沙发后,浩明则射的艾米满脸满胸口都是精液。

  弥漫着淫乱气息的屋内,没有了之前的吵闹,只剩下淡淡的喘气声以及微微的呻吟,我在看到艾米一边媚笑一边将脸上的精液拨入口中咽下,再将胸口的精液细细的涂抹在双峰上,而浩明亦是将脸上的春水拨入口中吸食,我知道他们结束了,于是我又悄悄地退到门边开锁先走了出去。

  回到大厅这里还是那么的喧闹,即使现在是午夜这里也不缺追寻刺激的男女,我没有理睬他们径直走出了大门,在一旁的大排档里点了一份夜宵后就静静的等待。

  果然不多时,艾米和浩明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他们正在吻别我打通了艾米的电话。

  「喂,艾米妳在哪呢?」我说道。

  而酒吧门口处的艾米听到手机响掏出一看是我的立马流露出惊喜的表情,于是急忙和浩明分手再见就走到边上接起电话。而浩明则是恋恋不舍的目送艾米离开自己的视线后,招来一辆的士上车离开。

  看到浩明离开后我并没有于艾米通话,而是无言的上前走到艾米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艾米转身看到来人是我,脸色由原来刚历经春潮的红润转向煞白,全身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默默地穿过她,冷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第四章

  我面目暗淡的走在前面,领着艾米来到一个离酒吧不远的公园里。现在是深夜,公园里的人不多,只有零星的几双野鸳鸯正在幽暗的草丛间呻吟着。

  我们来到一个远离路灯的长凳上坐下,在来的路上她几次都想开口说点什么,但都被我打断了,直到我们坐上长凳时,她终于忍不住了。

  「阿雨,妳一定要听我说!事情不是妳想像的那样,我和浩明只是···」只是什么?只是什么!妳别说了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妳与他都那样了,妳要把我置于何地啊!「我激动的打断了艾米的辩解。

  艾米似乎被吓了一跳,面目苍白双目含泪的注视着我,嘴里一直说着「我没有,我没有···虽然我知道她刚才并没有被插入,但心里还是有点气她的不贞,于是假装生气的吼道:」哭,就知道哭,我阿雨自认从未做过对不起妳的地方,为何才短短的一个月就令妳变心了,难道我们多年的感情就这么不值钱吗?难道···「不是的!不是的,阿雨妳怎么能这样说,我没有对不起妳啊,我是清白的!」艾米焦急的打断了我的话急忙为自己辩诉。

  「是吗?」我看到艾米像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心里一动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在艾米疑惑地目光里,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并打开视频模式,霎时一对白晃晃的肉体出现在屏幕中,他们是艾米和浩明。

  手机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呻吟有男有女,一时间一股淫秽的气氛徘徊在四周,虽然我听得十分享受,但在艾米的心里就与我大不相同了。此时她面白若死全身上下一片战栗,小手捂住自己性感的双唇,美目里清泪缓缓的流下。艾米无言了,她知道这段视频就能说明一切,即使她有着千般话语但在这面前也会显得苍白无力。难道自己和阿雨就要完了吗?不!她不要,此时她并没有去想为什么我会用手机拍下这段视频,而是恨死浩明了,竟然使自己陷入不义。她十分害怕我会因此抛弃她,因为我就是她的一切,若我离开那自己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想着想着艾米感觉到自己的四肢似乎越发无力,一口浊气在胸中翻滚令自己难受的要昏厥,但心里异样的疼痛感又扎的她无法昏过去,她想说点什么但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能在重力的作用下缓缓坐下。

  看着艾米此刻的摸样,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报复后的快感,真是太爽了!我装作心痛的问道:「艾米,我是不是有哪里对不起妳,我们曾经是那么的相爱,但只是一小段时间不见面就换来了背叛,难道妳对我的爱只是假的吗?妳只是一个追求欲望的婊子吗?我看错妳了!」

  「不!阿雨,我是多么的爱妳,求求妳原谅我,我只是一时糊涂求求妳再给我一次机会!」听着我好似盐巴一样的话语,艾米受伤的心感到一种剧痛,她急忙爬上前抱住了我的双腿哭着说道。:「求求妳,求求妳,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敢了。妳的爱是我的全部,失去妳我真的会死的!」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我心里十分不舍,毕竟我也是同样的深爱着她,而且我也知道她并没有失身,于是我缓和地说道:「是吗?那妳为什么要和他做呢?」

  感到事有转机的艾米急忙解释道:「前段时间妳工作忙我因为一时我聊就和他认识了,被误会我只是把他当做聊的来的朋友,我现在都恨死他了!平时他人不错经常帮助我,我也十分的感谢他,于是就和他成为了好朋友。今天我班上的同学要开饯别宴,本来没有邀请他,哪里想到他不请自来。我以为他是好人就没有保持警惕,在酒吧里和了很多酒,后来····听着艾米说着于我猜测的错不断的故事我更是放下心来,觉得没啥大问题后我轻轻的拉起她,将她抱在怀里。

  感受到我怀抱的温暖,艾米缓缓地平静下来,抬头看到我眼中依旧不变的爱意,她动情了!只见她踮起脚尖向我吻来,但此时的我想到刚才他就是用这双红唇舔弄着浩明的老二,一时间觉得十分的恶心就避开了。看到我的动作艾米的脸一下就白了,立马啜泣的对我说:「对不起,我回去一定会洗的干干净净的!唔···」

  我轻轻地将艾米的眼泪擦去,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下说道:「算了,以后只要妳听我的话就行了。」

  感受的我的温柔艾米十分的感动,她先是紧紧地把我抱住,突然有一把把我推开,说道:「阿雨谢谢妳的宽容,但我不能在身上还有其他男人的气味时就去抱妳,先让我洗洗。」

  在我惊讶的目光中艾米开始拖起了衣服,我发现此时艾米外衣下面竟是真空的,她的内衣呢?难道是被浩明拿去了吗?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嫉妒与愤怒。而且我好发现当艾米脱衣服时,竟然有部分是紧紧地黏在身上的,在联想到之前浩明将精液喷洒到艾米身上的情景,我立马明白艾米在那之后并没有洗澡而是带着一身浩明的气味来开酒店。我心里涌出了一种难言的感觉,似乎是融合发现女朋友偷情后的愤怒与淫乱至极的快感后的一种感受,一种时而天堂时而地狱的感受。

  好久后,我长长的吐了口气,心里感慨道,艾米,我爱死妳了,妳这个淫妇!

  这时艾米已将衣服脱光,正怯生生的看着我,竟然给了我第一次和她做爱时的冲动。而就当我想要上前将她正法时,艾米却环顾了一下四周,再确认无人发现后悄悄地走到一旁的喷水池边。

  这个时节的夜晚是十分冷的,而艾米为了我竟然将冰冷的池水琳到自己的身上进行清洗,我不由得心中十分的感动,也对她越发的怜惜。是啊!这么好的女人哪里找啊!

  看着艾米一边将冰冷的池水洒在自己的身上,一边不时的颤抖一下,我心中怜爱大生。急忙走上前将浑身冰凉的艾米拥入怀里,低头就给她一个热吻。当我们唇分时艾米已经动情至极,而刚才因为冻得苍白的脸也变得通红,看的我欲念大生,于是急忙脱掉身上的累赘和艾米做了起来。

  艾米这时叫的比平时放荡数倍,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地,与我配合的更完美让我们得到了更大的快感。借助淡黄色的路灯我发现艾米身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吻痕,我知道这是浩明吻得,心里十分的酸楚,于是更加卖力的干着艾米。而艾米似乎也带着赎罪的心态配合着我,不论我多么的疯狂她也更加的淫荡的接受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觉得两腿发软时,艾米早已只能伏在公园座椅上轻微的呻吟了,但她还是努力的撅着臀部让我能更好的进入。觉得玩的差不多了我再一次加快了频率,不多时在一阵战栗里我射出了保存许久的精液,而艾米在热精的浇灌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发出一阵阵令人迷离的呻吟。

  看着身下艾米还保持着后入式的姿势,我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在心里喊道:艾米妳永远都是我的!

  此时艾米的下身被淫水弄得一趟糊涂,似乎将这段时间里库存的淫水一次泄洪泄尽,淫水流的几乎将身下的座椅都淋透了。而她那美丽的花谷更是一片狼藉,芳草扎乱的散布在红肿的花唇边,只要稍微看一眼就能让人欲火沸腾,情难自禁!

  我在公园的座椅上坐下,轻柔的将艾米抱入怀里,抚摸着艾米细滑的肌肤,细细的向她述说着这段时间我的相思之苦。而艾米则是静静的听着,似乎一边感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边享受着我的柔情,只有在听得情动时才紧紧地回抱了我一下。抱着怀里的可人儿,我心里充满了满足感,是啊!只要有了艾米,我就有了全部!

  然而我们之间的甜蜜在一段时间后被越来越冷的气温打断,只见艾米小小的打了个喷嚏,我知道是时候回家了。于是缓缓的起身穿起衣服,而艾米则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帮我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仔仔细细的帮我穿上。

  当我穿好衣服后,我发现艾米竟然没有将自己的衣服穿上,而是站在一旁含情默默的看着我。于是我关心的问道:「艾米妳为什么不把衣服穿上呢?天气冷了小心着凉啊!」

  「我不想穿上它们,因为上面没有妳的味道,而我只属于妳,我不想再让其他男人的味道粘在身上。」艾米轻柔地回答我。

  听到艾米的回答我觉得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出现在心间,猛的将她拉入怀里就是一阵痛吻,而艾米也热烈的回应我。

  在拥吻的过程里,我们之间的欲火又再次被挑起,正当我想再一次给艾米性福时,一个点子涌上心头。

  想到就做,我把上衣脱下穿到艾米身上,再将又一次坚挺起来的老二从裤裆处释放出来。走到一旁从艾米扔在地上的衣服里收回重要物品后,抱起娇羞的站在身边的艾米就直接进入了她的体内。将艾米的双腿盘道我的腰上,然后就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艾米似乎觉得这样的方式不妥,容易被人看见,但伴随着我走路起伏的落差,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到她的花心,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句的呻吟。

  没办法,她只好夫唱妇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