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之妻-16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十六)

辉品髓知味,一个星期后自己又来了。这次很麻烦,我怕伤心他,对辉说:
「你嫂子好像和你不是太舒服。」辉反问我:「那嫂子那天看着很姿啊,这次我
会温柔对她,大哥,你看行吗?」

其实心里我真想让妻子被他再来一次,因为和辉的视感是最刺激的,想到辉
那硕大的阴茎一点点挤迫进妻子的穴的样子,我就激荡起来。我在兴奋中,于是
便想再把辉带回家,我知道如果我非做不可,妻子也会同意,但是我也不想勉强
妻子太过,我想了个主意。

下午我要妻子把海东带回家,妻子说:「海东不大接受也不喜欢三人一起,
你不是知道吗?」我说:「我只在外面电话听,不回家,好妻子。」说完,我开
始撩拨起她,妻子慢慢地进入了气氛。见时候了,我于是将手指从妻子里面拔出
来。

「你给海东打电话啊。」我轻轻地对妻子说,说完,我打开妻子的手机,找
出海东的号码,拨过去,妻子也没阻止。电话通后,妻子柔柔地说想他,叫他来
家里。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但是很快挂了。妻子问我去哪里?我说:「去书房躲
里起来,把书房门锁起来就是了。」妻子说:「不要有声音啊,让他知道你这个
爱好,很不好意思啊。」我说没问题,于是去书房,我拉上帘子,锁好门。

海东很快就来了,我透过窗帘缝,看他一进门就搂着妻子进了卧室,两人在
卧室说着话,不是我想像着的一进门就在客厅地上疯狂地做爱。失望中想听听他
们说什么,可惜只是听到说话的声线,但不知道说什么,间或传出妻子咯咯的笑
声。

等了有半个小时,他出来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最后
是长裤,那腰间一大串的钥匙,随着他褪下长裤时一直哗哗作响。这是我第三次
听到这声音,都是近在咫尺,从十七中的院墙外到家中的窗帘外。

海东把自己的衣裤挂在客厅的衣帽架上,仔细熟悉,如在自己家里一样,末
了还把裤子顺一顺,有条不紊。我心里翻腾着异样的滋味。看着他穿着短裤进了
妻子的卧室。

我在书房里,幻想着妻子和他怎么怎么地翻滚,猜测着他们接吻花了多长时
间,猜测着他是什么时间开始吸妻子揉妻子的软胸,什么时候他分开妻子的腿,
什么时候他开始进去妻子的身体。在猜测中,卧室传出了让人一听即明的床的支
牙声,我开始自己打起飞机,满脑子都是海东恶心的阴茎在妻子穴里出入插拨的
情景,男人的大声喘息声和妻子的唏嘘声透过缝隙钻入我耳朵。

过了二十来分钟,海东光着身子从卧室出来。我这时的感觉,就想冲出去照
着他后脑勺来一下子。他像酒足饭饱后还不用付饭费的食客遐意地去了卫生间,
洗澡声响起,很快他结束,他光着洗得干净身子象种猪般地往卧室回,胯下的玩
意跋扈地随着脚步左右晃荡。我于是想冲出去朝他那里揣上一脚的冲动又起。

回去后,两人话语声又起,调笑着,而后他穿着短裤回客厅穿戴,哗啦的钥
匙声又响,透过缝隙依然刺耳。妻子光着身子给他开门送走,门一关上,我就把
让辉过来的短消息发送了出去。

我开门出来,拉着妻子进卧室,枕巾被撂在地上,我抓起来,上面的痕迹湿
乎乎的,妻子要去浴室洗澡,我不让,说看看你逼里的摸样。我说着无比淫秽的
话,重复着刚才的幻想,夹杂著海东和辉一起干她的情景语言,妻子刚刚平息下
来的激动又开始荡漾。

我把手指伸进妻子的穴内,水渍渍的,我用手指刮出来一些,抹在妻子的鼻
子上,老婆兴奋地嗅着,穴里开始收缩夹紧。多次的夹弄中,她的穴里开始潮糊
起来,一股更浓的腥气味道从妻子阴道里散发出来,狗日的把脏东西都泄在妻子
的穴里了,现在都往外淌了。

妻子要拿枕巾再来搽,我不让,只是把它刮出来,抹在妻子的乳头上、脸上
和小肚子上。我手机响,接听,是辉在楼下,让我开大门,我对妻子说:「辉来
了。」妻子不情愿地说:「他怎么来了,要命呀。」我说:「让他上来吧,你的
小比不是没吃饱吗?让他大几巴喂喂你。」妻子没有吱声,我于是开门让辉上来
了。

一进门,我赶紧叫辉进卧室,妻子穿上了胸罩,下身在被子里,看不见。我
让辉去搂妻子,辉赶紧脱衣服上床,挤进妻子的被窝。妻子有一些不自然,但是
大胆的辉一进被子就抱着妻子用手轻柔地在她身上抚摩。我把被子在他们身上盖
好,辉于是把妻子罩在他身下,被窝里立时成一个小温柔乡。

妻子被粗旷结实的辉揽在身下,辉激动地紧紧揉拧着妻子的每一处,并在她
脸上、脖子上、耳垂上、胸口嘬吻,一直把头低至妻子的腹下。妻子在辉的亲吻
下,忍不住地喘息起来。辉在她的叫声中被鼓舞得一直从上到下,一直吻向腿间
和她的脚脖子,最后在妻子的穴处低下头,分开妻子的腿,一下子将舌扎进妻子
的穴里。

妻子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发出呜呜的如被捕获的猎物在被占
领者脚下无力的嘶哀。其实,她一定是痒得难耐,熟悉她的莫过于我,她一定急
不可待那小子用大枪来占领她。几个小时前,她一定会抗拒他,现在她却开始难
受地在他嘴下扭起了屁股,她一定幻想舔食她阴道的辉的舌变得更大更粗,能长
长地刺弄进她虚弱的阴道里。

辉的样子,像极了贪食蜂巢里蜜汁的黑熊,特别是妻子的腿被他分开大大地
举过他头顶的样子,那白的腿,纤细的女人的脚踝在他的黑脸映衬下,越发感觉
一会妻子将要受到的来自他身上这个男人的施惩的「刑罚」。

妻子将手抄进头下的枕头,抓揪起枕头的边缘,她的身体已经在两个男人的
连续的攻击下空若到极点,她在强忍着不想让自己的需要被身上的这个男人看出
来,她不愿意刚刚被她钟情的中进入的身体转眼就被这个平时很不以为然的一个
她斥之为粗俗的男人把玩,而这个男人现在却把她心底的火燎烧得如火如荼。

她满面潮红,两腿被他舔得不住颤抖,她还无法从与海东的爱浪欢腾中出来
就一下子又投入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他们搂她的姿势,抱她臂膀的力度,甚
至两人身上的体味都截然不同。辉像一个狡猾的猎人和妻子抗衡着,这个以前被
他压在身下的女人无论是什么身份,他眼里只是一个女人,纯粹的女人,他容不
得她对他的半点抗拒甚至还有的那些鄙夷,他只想真实地征服她,让她心甘情愿
地张开自己的幽门,来向他要求自己的渴望。

辉将自己的短裤剥去,骑在妻子的脸上,将黑粗的大阴茎在妻子的脸上环回
的打圈,然后把着自己的阴茎在妻子的嘴唇上摩擦,然后向里面深入。妻子的嘴
张开辉的黑物钻了进去,妻子的嘴被撑得很大,难以相信,她的腮帮鼓啷着像在
吃着带着核仁的美食。

辉小心地浅浅探进,再拔出,只让圆硕的龟头和一点点茎在她嘴里活动。妻
子在他拔出来后,甚至用自己小小的舌舔弄辉龟头上的尿道口,我从没看见妻子
主动地用嘴去舔弄一个男人的性器。辉将自己的屁股慢慢前移并缓缓擡起,妻子
的嘴和舌就在辉的移动下慢慢舔弄到他的阴茎的根,再到了辉的睾丸。辉浑圆的
睾丸能盖住妻子整个的鼻子,妻子开始用嘴巴吸吮起这个男人最宝贵的地方,她
将他的睾丸的皮肤吸吮在嘴里发出啾啾的声音并拉得很长。辉轻轻地拉起,继续
前移,我看见妻子的脸于是被罩在辉的臀下。

辉的脸开始变得扭曲,他臀下传出舌和软肉交舔的嘬食声,他张大了嘴有想
大喊的感觉,他擡起屁股,用手扒着自己臀的两边,我可以想像妻子可以舔进辉
的肛门更深。没想到妻子可以这样投入,以前她都是很拒绝这些花样,今天她是
怎么了?我无法想像,只是便宜了辉这小子,我心里有点恨恨然,为我妻子的言
行不一,也为辉这个家伙今天玩出这么多的花样。

辉下来,翻过妻子,妻子将头埋在枕头上成狗趴姿势,辉攥着自己粗实的大
物,顶在妻子的阴门上,手指分开妻子的阴唇,腰一耸基本是直入到底。他用手
搂按着妻子的腰来回抽动,一忽儿向左顶插,一忽儿再向右顶插,或者擡起腰身
向下压插,姿势多样而变化多端。

我想像着他是有备而来,他不像上次那么急速,多半是浅浅地来过几次,再
来一次沈重的撞顶,速度适中但是力道很足,很沈实地撞击着妻子的身体深处。

中间,辉又把妻子翻过,将枕头垫在妻子的背后,将老婆身子倒举,我对这
个动作从没试过。

他打开着妻子的腿,妻子的阴门大开着,我扶着妻子的身子怕她倒下,妻子
的头可怜地被侧挤在床上,估计她的脖颈,很不好受,但是她没拒绝。辉将他粘
满妻子阴水的阴茎压住,很不费力地就直插进妻子的穴里。

这个姿势看得我满眼缭花,只隔我十公分距离的大特写,黑的茎,红的唇,
男人粗实的肉棒,女人幽秘的肉穴,在交战中,可以感觉到它们摩擦而产生出的
热度,一瞬间,我甚至有想伸出舌头舔弄他们交接处的冲动,但是可能会舔到辉
那男人的物上,我于是有点犹豫。

我从妻子大分的阴门中,看见被辉阴茎抽拔时勃出的红粒般的阴蒂,若隐若
现,煞是引人。在辉抽出的停息间,妻子阴唇大开,中间被他撑弄开一个不大的
空的肉腔。很快,这个腔的空挡就被周围那些红软细绵的阴肉挤密上去。那些阴
道的肉壁象打开坚硬外壳被客人待着的象拔蚌的皱边,她们簇拥在一起,上面布
满了引人流蜒的诱惑着所有男人的雌性的花蜜,她们不断地分泌着,围护着主人
稚嫩的阴腔,含粘在进入主人体内雄性的探根,使你迷糊着都想将手臂探进去,
感受这个女人身体深中的滋味。

辉在上面插捅了不下二三十下,妻子的阴汁糊满了两腿间的私处。我将阳具
塞入妻子的嘴里,而后拿出,轻坐在妻子头上,妻子于是将舌头给我舔起肛来,
这种舒服和插穴无法类比,一种是由侵入而出的快感,一种是被侵入的很奇怪的
但是令人回想的滋味。特别是妻子舌头在肛门周围圈绕的舔吮简直欲死欲仙,难
怪辉当时表情的夸张,换做我一个人在,一定会大声地喊出来,否则难于排遣那
种发自内心大大痛快的感觉。

妻子很快被这个姿势整得受不了了,身体老是不由自主地歪下,我们让她躺
下,我把枕头垫在她臀下,我开始进入她,空松的感觉让我再次领略到辉性器尺
寸的厉害。

妻子用手按住我的臀,向她身体内里冲锋,还把腿分开得大大的,想容纳我
的更多更深,我感觉到妻子的渴望越来越重,她握住辉的阴茎不住地套弄,他们
吻在一起,妻子的嘴拚命地吸吻着辉的舌,还搂住辉的身体拚命地向她身上压。

我适时而退,辉一边继续和妻子吻着,一边将身子移到妻子的腿间,他瞄准
后轻轻一送便重新充实满妻子的身体。妻子双腿紧紧夹住辉的腰,但是在辉一阵
猛过一阵的冲击下,她开始分开腿而越来越软,两条腿随着被辉猛烈冲击的动荡
而摇摇绰绰。

我将辉的短裤蒙在妻子的头上,将前裆位置对在她的鼻子上,我心里老对妻
子说喜欢海东体味说法耿耿于怀,于是把另一个男人的短裤罩蒙在她的鼻子上,
让她在激烈喘息的时候,好好地品尝一下别的男人的味道,况且这个男人此刻正
进入她的身体,于她是更深地加重了这个男人在她脑中留下的记忆。

辉的档布被妻子的鼻息呼吸得不断涨跌,辉不知道我这样的含义,但是,一
个被他降服的女人还吸嗅起他内裤的情景,刺激得他更加大力抽拨进出她身体的
力度。妻子彻底地被他插得叫起来,声音不大,她咬住自己的嘴唇还是漏出这样
的声音。

我凑近辉的耳朵说:「你射进去。」辉一边不时的看着他和妻子下身的交合
处,一边用力地点了点头。妻子的手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握着,我也紧紧地回应
着她的手力,她另一只手勾住辉撑在她身边的膀子上,终于开始释放。

她两腿抽抖着,嘴里发出含糊的嗯嗯啊啊,身体不住地颤,我对辉说:「她
来了。」辉于是拚命地抽扬自己的„,速度很快,最后「欧,欧……」低吼着向
妻子的穴里狠狠一插,抱着妻子一起颤动。

完事后的两人平躺在床上,我倒像一个收拾战局的收场人,我插入妻子的穴
里,里面漾满了液体,我拔抽十几次后,辉的精液就开始粘在我阴茎上了,然后
在我的抽磨中,妻子的穴口又漫成了一片沫状,其间辉一直很温柔搂着妻子的脖
子揽着她,眼睛看着我的动作。

我在辉的注视下最后一射而入,在腹下快感的冲击中,我忘情地伏下身,抱
着他们两人,这种感觉无法形容,觉得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和别的男人一起亲
密自己热爱的妻子,让她自己跳出自己的思想枷锁,彻底投入到肉体的欢娱中,
不带着一点面具。

辉在妻子的酣睡中告辞,我没送他。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轻轻扒开她再
次被插入的穴口,里面散发出浓烈的精液味。我想她两个小时前和海东做爱时,
让他射进去了,一定措施做得很好,所以也让辉射了进去。

我把地上的那条枕巾拿来,垫放在妻子的身下,看着稀落浑浊的精水顺着妻
子的阴缝往下淌,彷佛是在山涧断断续续流淌的暗溪,褪去了激情的妻子,阴唇
缘边灰白无色地耷拉着。

自从海东第一次在我家奸淫我妻子,然后我用舌头为妻子清理她沾满精液的
污浊的阴户后,我就习惯于在妻子被别的男人奸淫并内射后,为她舔食精液和淫
液的混合物。我一直认为,妻子的阴户是圣洁的,我必须把那些污秽的东西舔食
掉,才能保持她的圣洁,我要用自己的耻辱洗刷妻子的污秽。

激情退去的我,开始思想起一些事情。我为什么喜欢这样的妻子?而我的几
个朋友在我们的交流里,只接受占有进入他人的妻子,而对让出自己的妻子均表
示无法接受?我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掠夺别人的爱物,对男人而言是个
习惯和一贯使然,而我却自愿地一次次地让别人来占有自己的妻子。

从开始的只是心里渴望,到开始行动实施,再到现在的主动帮助别的男人来
进入妻子的身体,于我是什么的一种心态?妻子的那句「我是满足你另一种欲望
的性工具」的话很深地扎在我心里,可以说是猛烈地让我反思。

让这些形形色色的男人进出妻子的身体后,我的激动,到大家一起结束后从
顶点跌到底点后的索然无味,我就在这个高潮与后悔中反覆。从看到别的男人的
性器插入妻子身体时的兴奋、到一切结束后妻子阴道里流出男人的精液后我的心
痛,我知道自己有点无可救药。

但是,邮件里那些朋友的赞同和一些朋友的应和,又让我感到自己只是众多
同好中的一份子。我喜欢那些直率的男性同好,喜欢做事麻利的朋友,喜欢进入
妻子身体的男人从身体到心理那种坚强度,不喜欢妻子被一个懦弱自私的男人占
有。我在想,我可能更多的是希望有一些坚强的东西能支援我,来弥补我对妻子
的不把握和不确定。

妻子能力很强,社会上、工作里都是很干脆俐落的女人。相比而言,从生育
的问题到我们结婚后,我都是处在弱势。所以,我开始希望有一种新的力量来充
实我们的生活。更多的时候看到眼前的男人在开垦我的妻子,我就感觉是我在行
使着丈夫的责任,而不是这个陌生的男人,他是肉体上的,我是精神上的。

看到妻子被人按在身下,看到她的阴道一次次地被陌生男人的阴茎进入,于
传统来说,她是被玷污的,她不可能会一直高擡着她的头。她每次在别的男人身
下扭动的样子,我都历历在目。那些高的、壮实的、瘦而结实的、魁梧的学生、
公务员、不知道职业的甚至东北的混混,他们用形状各异的阴茎无一例外地插入
妻子的身体,粗鲁地蹂躏她的身体,在她的嘴里、阴道里和肛门里射入污浊的精
液,而第二天,她依然是精神抖擞状态如常地上班,在单位里自然地工作,和同
事交谈。

谁能想到,这个包裹在大方贤淑外表下的她,就是被各种各样的男人压在身
下,在自己丈夫面前享受别的男人带来的性高潮的淫荡女人。她在没入人群中,
普通得没人发觉,而在网上她是万千个男人想像中的侵入物件。

她从一开始看我的文章的抵触,到后来也一同和我分析我的心态和说出她游
戏中的感觉,我发觉我们开始走得更近,但是我也感觉出我们有一些危机。回过
头来,我还是要提到那个海东,因为在妻子的众多男人中,妻子独对他怀有深深
的爱意,尽管他在「借种」问题上曾给妻子深深的伤害。

妻子越来越反对我再结识新的3p物件,而我在没有第三人物件的性爱中,
总是无法尽兴。尽管她可以和别的男人做爱时,希望我可以在她身边,并加入他
们的性爱活动,但她跟海东的约会和做爱,总是被她视为隐私的事情。

她老是在我出差的时候和他交往,家里床头柜里的保险套的数量少得很快。

一次我在外面半个月回来,家里的套套少了十四、五个,还不算妻子吃避孕
药的情况。家里处处是海东的味道,他抽的烟头,他忘下的打火机。还有,妻子
做爱时更容易和喜欢从后面被插入和高潮,而以前我们都是传统体位一起高潮。
我知道那是海东的习惯姿势。妻子夏天时膝盖上出现了两块微红的印子,后来我
想起来,那是她跪在麻将席上烙的印子。在很大的力量和激烈的动作幅度下,这
个越来越深的红印让妻子整个夏天穿着长裤。

我和妻子的生活还在继续,我知道我们会相爱一生,也知道我们相爱的生活
中会不断有更多的男人加入,而他们加入的唯一目的,就是享用我的妻子,蹂躏
她娇好曼妙的身体,在她的丈夫面前把自己污浊的精液射进她圣洁的阴道,再让
她的丈夫用舌头清理干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