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 淫乱走向】(04)[第一特异点]邪淫百年战争 奥尔良(上)(魔龙邪火重燃)【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字数:8377

   4、[fgo][第一特异点]邪淫百年战争奥尔良(上)(魔龙邪火重燃)

  「哈,呼。」

  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她……异端……蒙受……」

  那个男人对围观的人群诵念着主的教诲。

  真的好痛苦啊,吾主啊,我恳求您,请您带我脱离苦海。

  仁慈的主啊……

  火焰依旧燃烧着。

  仁慈的主啊……

  主啊……

  憎恶,由绝望中滋生,人们的嘴脸在火焰中变得丑恶。

  「为什么……」

  本来想要说出的话,在旁人耳中只剩下了喘息。

  「她……她还活着……」

  火焰再一次被点燃。

  啊,我明白了,原来,神明的爱怜啊……

  哈哈哈哈哈哈……

  魔女贞德,在烈焰中向神明做了最后一次祷告。

  我要灭绝世间所有的人,而火焰是我的朋友,它将伴我燃尽一切!

  ……………………………………

  「啊呃!」立香踢了一脚桌子。

  「又走神了吗,前辈?」玛修温柔的笑了笑,「能够在任何地点走神也是前
辈的能力呢。」

  「真不象样!」手里捧着可乐杯的阿尔托莉雅呵斥道。

  「该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吧。」罗曼用纸巾擦着身上的可乐,看到阿尔托
莉雅没有可乐喝之后露出不善的表情,马上补充上一句,「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
么大不了的。」

  「立香,以上两点就是这次作战的主要任务,明白了吗?」罗曼很快调整好
了状态,接着刚刚的话题继续道。

  「抱歉,能不能再说一次。」立香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前辈刚刚一直在走神。」玛修补充了一句。

  「你这家伙也太散漫了。」阿尔托莉雅喝着可乐,一副悠闲的样子,这种情
况下很难说谁看起来更散漫一些。

  「唉,虽然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是我还是再次强调一下你们要做的事情。」

  罗曼不厌其烦的继续讲解,好像要进行任务的是他自己一般。

  「第一点,是对特异点的调查与修正,也就是对那些足以影响人类史的转折
点进行调查并加以修正,不然我们如今的时代就无法到来,人类也就会灭亡。」

  「之前的冬木就是这样吧?」玛修提问道,她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没有什
么记忆了。

  「对,恐怕之前的雷夫可能就是通过什么手段得到了圣杯,然后用来作恶了
吧,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就是对圣杯的调查。」

  「多亏了Saber 小姐的帮助,我们也大概确定了特异点的发生似乎也与圣杯
有关。」

  「哼。」阿尔托莉雅对于自己被控制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

  「所以你们要么拿到圣杯,要么毁掉它。」

  「我知道了。」立香回答道。

  「还有一件事……」罗曼补充道,「当你们灵子转移到那个时代后,需要寻
找灵脉制作召唤阵,在冬木时没能让你们及时进行联络供给是我的疏忽。」

  「充足的物资供给很重要,战士就是要吃饱饭才能进行战斗。」阿尔托莉雅
拍着桌子强调道,她的身边不知不觉已经放了三四瓶空掉的可乐。

  「咳咳,除此之外你也可以召唤从者了,召唤出来的从者大多应该与那个时
代或者地点有所联系。」罗曼擦了擦汗。

  「明白了,总之我们需要先建立一个可以让我们休息的安全居所,对吧,御
主?」进入认真状态的玛修又换回了「御主」这样的称呼。

  「哈哈,玛修也……」罗曼刚想说话,被突然插入的女声打断了。

  「那个得意忘形的家伙,到底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

  「吉尔,把他带来见我。」白发的魔女露出了轻蔑的笑容,「没有对他下手
吧?」

  「那当然,您想好怎么处理了吗?」面目扭曲的狂信者欣慰的看着独属于自
己的圣女。

  「——」

  自己心底的火焰究竟为何而燃?

  「哎呀,需要在下的意见吗?」吉尔像是教导自己的孩子一般,循循善诱着。

  「别说蠢话了,小心我杀了你,吉尔。」被打断思考的贞德看向吉尔,露出
了赤裸裸的杀意,但吉尔却更加高兴。

  肥猪一样丑陋的男人被吉尔的海魔粗暴地拖拽过来,他的鼻子狠狠地撞到了
台阶上。

  「这里是……是什么地方……」

  贞德很享受他惊恐的叫声,蹲在他面前,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主教,
你当初审判的贞德,现在就完完整整的站在你的面前啊。」

  「饶……饶命啊……求求您,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愿意做。」鼻涕眼泪和脸
上的鲜血混杂在一起,刚刚被一群海魔折磨的皮埃尔已经顾不上自己面前是什么
人,只是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怒火升腾而起,贞德一脚踩在他充满褶皱的脸上,坚硬的鞋跟磕掉了他的一
颗牙。

  「看着我!看着我!我让你看着我啊!来啊,像那时候一样,俯视我!审判
我啊!」

  「求求您,您说什么都行,我错了。」被海魔惊吓过度的皮埃尔在地上瑟瑟
发抖,黄色的尿液在他身下的地板蔓延。

  「吉尔!」贞德一脚踢开了男人,让他在自己的尿液里翻滚。

  「噢噢」被圣女怀疑让吉尔激动非常,「这样蠢笨又衰老的男人,怎么会有
年轻的少年具有吸引力,吾之圣女啊,在您降下制裁之前我从未有过任何僭越之
举。」

  「啧。」贞德叹了口气,「无趣……对不起了,吉尔,让你把时间浪费在这
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制裁,吾之圣女。关于折磨,在下有一些自己独到的
见解。」见到贞德没有打断他,他满怀激情的继续说道,「您要了解,恐怖这种
事物,是有新鲜度的,人类在不断的恐惧之中,情感会渐渐死亡。」

  「的确,太过无趣了。」贞德看着在地上由于肥胖身躯翻不起身的皮埃尔赞
同道。

  「所以,真正的恐怖,不是静态而是变化着的动态,是由希望坠向绝望的一
瞬间的转变。」

  「吉尔,为何我之前居然没有看到你有这样的才能。」

  「圣女啊,您能真正理解到这样的美学,是我的荣幸。」吉尔金鱼般的眼眶
溢出泪水,他感动的用自己的长袍擦了擦眼角。

  「所以怎样让他感到希望呢?」贞德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唔,真正的绝望,由希望的给予者带来,吾之圣女,您的肉体,无疑能为
世上任何一位男人带来欢愉,您之烈火,将让他承受最残酷的折磨。」

  「吉尔!」感觉到被冒犯的贞德举起手里的黑剑,「即使是你,这样令人不
悦的话语也要……」

  她想要继续说下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

  「噢噢,圣女啊……」吉尔的双眼聚焦在贞德的脸上,「吾之圣女啊!」

  他的胸前闪烁出金色的光芒,贞德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剑。

  「我无法忍受,您居然会像那些肤浅的凡俗之人一样,束缚于神明的枷锁之
中,您还不够完美,不够完美!」

  他发了疯一般撕扯着自己胸前的衣服,黑色的魔力与血液溅射在她的脸上。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可靠。」贞德扔掉了手里的剑,浑身僵硬了一瞬间,像
是在抗拒着什么,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贞德又一次露出了张狂的笑容,踩在了皮埃尔的肚子上。

  「噗……」皮埃尔慌忙向后爬去,留下了液体的划痕。

  但贞德只是用了用力,便将他固定在地上。

  「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您饶了我……欸?」

  贞德的鞋跟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直接踩爆他的肚子,而是顺着他的肚皮慢
慢下移。

  黑色的高跟鞋缓缓移到了他的肉棒上方。

  「不,不会吧,不要,你要什么都可以,不要。」

  命根受到威胁,皮埃尔瞬间清醒了一点。

  贞德只是撇了撇嘴,脚直接踩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在乱叫什么!」贞德不满的喊道。

  「怎么……可能……」

  令皮埃尔混乱的是,贞德的鞋跟只是轻柔的踩踏着他的睾丸,面前美人不耐
烦的表情和轻柔的动作让他的肉棒立马硬了起来。

  「啧,真是恶心。」贞德本能的像往后退,但吉尔的海魔却在她的身后托住
了她。

  「啊,哈。」

  自己居然要服侍面前这个蠢猪一样的男人,但是为了让他体会到真正的绝望,
贞德只是默默加快了脚的动作。

  「再快一些。」本该被折磨的男人此刻居然在自己的尿液上享受圣女为他进
行足交。

  「真是的!」贞德直接脱掉了自己的长筒甲靴,光洁的小脚直接踩在男人的
肉棒上。

  贞德能感觉到男人炽热的肉棒和刚刚失禁的尿液,恶心的忍不住浑身颤抖。

  她俯下身,直接撕开了皮埃尔的裤子,露出了他青筋暴起的肉棒。

  「你不是很喜欢吗?」贞德轻轻地亲吻了下男人的龟头。

  「在审讯我的时候,打晕我后用我的脚发泄欲望。」贞德随口胡诌着让自己
作呕的内容,「在深夜单独审讯的时候,你支开士兵就是为了享受用圣女的双脚
为你撸管。」

  「你,你怎么会知道?!」皮埃尔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因为这是主的奖励啊,」贞德的声音变得温和起来,眼神中的杀意却愈发
浓厚,「你审判了魔女,主来满足你的愿望,将法兰西的圣女赐予你,让你在她
的身上发泄自己的兽欲,完成繁衍的任务。」

  「感谢,感谢仁慈的主。」皮埃尔居然真的相信了贞德说的话,胯下的肉棒
激动地颤动起来。

  贞德用脚掌摩擦着男人的肉棒,她能感受到男人的龟头上不断地分泌出粘稠
的液体。

  但男人开始贪得无厌,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贞德却被她打开。

  「离我远……一些,主的恩赐你只要享受就好。」

  男人的肉棒迟迟没有射精的迹象让贞德的耐心所剩无几。她俯下身,披散的
白发笼罩男人肥胖的身躯,沾染了地上的尿液。

  贞德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着肉棒。

  「唔嗯,只要尽情享受就好了,唔。」

  第一次为男人口交的贞德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笨拙含住肉棒,精液与尿液
的味道直冲鼻腔。

  「唔……」剧烈的刺激让贞德一时间忘了呼吸,「咳咳……」

  「圣女,繁衍,繁衍啊。」男人流着口水,想要抚摸贞德圆润的乳房,但又
害怕贞德再一次打他,有些畏畏缩缩。

  贞德看着眼前自己最讨厌的脸庞,咬了咬牙,解开了身上的甲衣。

  「咕嘟」

  男人毫不掩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他用自己还沾有尿液的双手直接开始揉捏
着贞德傲人的乳房,贞德犹豫了一下,任由这头肥猪在自己身上抚摸。

  男人的双手慢慢伸到贞德浑圆的大腿之间,肿胀的手指在肉瓣上轻柔的揉搓
着。

  「嗯,你在做什么!」贞德下意识地加紧了双腿,但男人的手指仍在不依不
挠的挑逗着。

  「圣女,不过是个婊子罢了。」皮埃尔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不知道在乡下
发了什么疯,居然说得到了神启,不过是落了个在监狱里被人当精液池子的下场,
神明啊,多谢你的仁慈。」

  贞德的表情愈加扭曲了,但男人不管不顾,只是用双手抚摸着贞德的腰肢。

  「明明不过是个农妇,居然有如此纤细的腰肢,在监狱里你可没有这样美丽
的长发与光滑的肌肤,感谢神明啊。」

  他的肉棒抵住了贞德的小穴,贞德整个人一下子停止了动作。

  「无数次,无数次我都想直接插进去,但那该死的修女,总要查验你的处女
身,可恶,可恶啊!」

  他怒吼着,肉棒直接插入到深处。

  「啊啊啊啊!」

  「嗯……唔嗯……」

  贞德紧紧抿着嘴唇,控制自己不发出声响,但泪水还是从她的眼中滑落。

  即使在狱中,她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鲜血从两人的交合处滴下,疼痛
让她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心底一阵阵疼痛。

  「哈哈,贞德,感谢主,让我能够享受这个妓女,满足了我的愿望。」

  感受到贞德蜜穴的软肉挤压着自己的肉棒,男人浑身紧绷,大口喘着粗气。

  但他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既然是神明赐予的妓女,那就没有怜惜的必要。

  他从地上支起身,双手抱住贞德的腰,直接把她放在自己的尿液上,开始了
冲刺。

  「嗯……好……我……我要杀……」

  肉棒一次次的摧残着贞德刚刚破处的小穴,强烈的疼痛让她说出来心底的怨
恨。

  「哈哈哈,随便杀了我吧,就算吃了我也不要紧。」

  就算这么说着,男人依旧撞击着贞德,粗大的肉棒在她纤细的身体里进出着。

  「唔……不要了……我……我不……」

  贞德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男人按在地上,曾经的嚣张变成的惊恐,在
男人的尿液上哭泣着。

  皮埃尔对神明赐予的妓女没有什么同情心,像是为了满足繁殖的任务,像野
兽般按着贞德的头,加速冲刺着。

  「哈,要来了。」男人看着身下的圣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等下……吉尔……救……」

  但是已经晚了,男人死死按住她的脸,让她的嘴唇能够触碰到地上自己的尿
液,在贞德的体内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在被吉尔抓来后积攒了几天的精液一滴不剩的注入了圣女的子宫内,男人泄
了气,直接趴在贞德的身上,把她当作自己的垫子。

  贞德躺在地上,看着地上的尿液发呆,男人过多的精液从小穴里涌了出来。

  「感谢神明……」皮埃尔在胸口画了十字。

  忽然,一把黑色的剑刺穿了他的肚子。

  「你应该说,感谢我。」贞德用剑支撑着自己站起身,丝毫不顾及正在痛苦
嘶嚎的男人,「你以为你到达了天堂?」

  「不,欢迎来到地狱。」漆黑的魔火将皮埃尔灼烧成渣。

  贞德的两腿还有些颤抖,吉尔的海魔上前扶住她,一只触手悄悄的品尝着小
穴里滴下的淫水与精液。

  「你说的对,吉尔,没有什么比给他们带来希望后再绝望更好了。」

  吉尔微笑着看着贞德,非常满意,「至于其他苟延残喘的圣职者们要怎么处
理呢?」

  「就交给我卑微的猎犬们吧,身为御主的我,贞德允许这一切。带给他们欢
愉,赋予他们绝望吧。如同恶魔一般,玩弄他们的身体与灵魂吧,因为我们就是
为此而生的啊。」

  门外进来的几道身影手里都拖着当初参与审判的其他圣职者们,吉尔拍了拍
手。

  「噢噢,完成你们如此光荣而又神圣的使命吧!」

  ……………………………………

  「那么,祝君武运昌隆。」

  立香转头看向了一脸紧张的玛修,她此刻正在不停的小声安慰自己,黑色的
线条在她的身上舞动着,像是伤痕。

  尽管已经遗忘,她还会再一次受伤吗……

  「令人不满,」阿尔托莉雅冷淡的在立香耳边声音响起,「在我看来,她称
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只是个被迫上战场的小女孩罢了。」

  「不过,相信她吧,无论是她还是她的盾牌,都将会继续成长的。」

  立香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她,而Saber 只是冷着脸,没有什么回应。

  反召唤系统启动。

  开始进行灵子转换。

            距离灵子转移还剩——

                3——

                2——

                1——

  全工程完成。

  开始实际验证冠位指定。

  ……………………………………

  「哈……哈……」少年们不停的奔跑着,仿佛背后有野兽正在追逐着他们。

  「哥哥,我跑不动了……」年纪较小的孩子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那就……那就先休息一下吧,我已经看不到她了……」年长的少年拨开散
乱的头发,露出了还算清秀的面容。

  「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妈妈……」弟弟带着哭腔说出了这句话。

  「他们……那个像是野兽一样的女人……」哥哥一在脑中回想起她的身影就
浑身颤抖。

  突然出现在他们一家人面前,突然撕开了母亲的胸膛,父亲抱住她,让自己
和弟弟赶紧离开,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已经跑了两个小时了,那个女人好像一直没有追上来的意思。」
哥哥回头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动静,终于松了口气。

  「咕——」弟弟的肚子发出了响声,「哥哥,我饿。」

  男孩摇着自己哥哥的肩膀。

  「你先等一下,我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

  「吃这个吧,好歹也是肉。」近乎赤裸的女人温柔的笑着,她最喜欢小孩子
了。

  「谢谢哥……唔!」女人直接将手里的肉塞进了男孩的嘴里。

  「怎么……你快放开他!」刚刚听到声音从草丛里爬出来的哥哥尽管两腿发
软,还是站在了女人面前。

  「为了弟弟吗?真是一个勇敢的男孩啊。」阿塔兰忒温柔的抚摸着怀中的男
孩,并将他母亲的心脏块完全塞到了他的嘴里,「我最喜欢孩子了,我这里还有
吃的哦。」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快放开我弟弟!」

  「唉,孩子就是这么惹人怜爱啊,还需要我来带回家,你可是大姐姐遇到的
第一个孩子哦。」她从胸口拿出一短条带有卷曲毛发的肉,慢慢放入口中咀嚼着,
「可不能挑食哦,姐姐身为猎人,可是知道你们有些时候必须要直接吃生食的呢。」

  「求求你,放了他吧。」男孩的哥哥已经完全生不出逃跑的心思,他现在只
想着弟弟的性命。

  「不要哭啊,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吗?」阿塔兰忒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椭圆体的
肉团咀嚼着,「姐姐只是想让你们高兴而已,姐姐最喜欢小孩子了,你看,那些
大人们都没有了呢。」

  「哇……」终究还是孩子,男孩的哥哥还是忍受不住压力哭了出来。

  「不要这样,你哭泣我也会很伤心的。」带着猫耳的女人关切的看着眼前的
少年,甚至没有发现怀里的男孩已经晕死过去。

  「这样吧,姐姐陪你玩个游戏吧。」阿塔兰忒忽然扇了自己一巴掌,却又好
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姐姐以前……不对,应该说是姐姐的未来,也会玩这
样的游戏哦。」

  尽管少女在微笑着,但男孩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野兽死死地盯住,不,比野兽
还要恐怖数十倍。

  少女放下怀中的男孩,抱住面前的少年。

  「不要动哦,乱动姐姐是会伤心的。」

  她伸出舌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鲜血的痕迹。

  「很快的……」

  她的双手解开了少年的裤子,少年刚想反抗,却被女人的杀意震慑的不敢乱
动。

  会死,真的会死。

  阿塔兰忒看着少年还未长成的肉棒,舔了舔嘴。

  「真的,太值得品尝了。」

  她张开嘴,将男孩的睾丸含入嘴中,男孩的肉棒翘起了一个弧度。

  「不要。」

  「不许乱动!」阿塔兰忒咬了男孩的肉棒一下,又用舌头在牙印处仔细舔了
很久。

  「唔……好……」阿塔兰忒吞吐着少年的肉棒,少年想要逃跑却又无处可逃,
只能感受着奇异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

  「嗯……」阿塔忽然停下了动作,用力的吮吸着,吸到少年都能感觉到明显
疼痛的地步。

  她张开嘴,一小滩乳白色的液体在她口中,她用舌头在口中搅动着,感受着
少年的味道。

  「你知道吗?姐姐以前也是孩子的,还发誓要保持贞洁。」

  无视了吓呆了的孩子,女人忽然谈起了毫不相关的话题。

  「姐姐很讨厌男人的,那些男人们只会想着要强奸我,所以我就把他们都杀
了。」

  她脱下了身上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衣物,跨坐在瑟瑟发抖的男孩身上。

  「不过你们是孩子,姐姐最喜欢了。」

  她轻柔的抚摸着少年的肉棒,与刚刚杀死他父母的恶魔判若两人。

  即使少年如此恐惧,他的肉棒还是在他惊恐的目光中缓缓伸直。

  「不过姐姐还是败给了诱惑……」阿塔兰忒在男孩绝望的眼神下坐了下去。
「啊……对,就像这样……」

  她开始上下扭动着腰肢,感受着少年细小的肉棒。

  「他比你要粗很多,那个男人凭借爱神的恩赐,占有……啊……好舒服啊…
…占有了姐姐。」

  男孩感觉自己的肉棒就像是刚刚被女人吸吮一样,甚至频率更加急促,很快
就射出了精液。

  阿塔慢慢直起身,近乎透明的精液混合着淫水滴在男孩的脸上,几滴鲜血顺
着她纤细的大腿流下。

  「可是,他像野兽一般,无时无地都在发情,在神庙中,他依旧强行占有了
我。」

  阿塔兰忒的手中闪出了金色的光芒,男孩的肉棒再一次直立起来。

  「那个贱人,居然以此为借口,要惩罚于我!」女人的动作不再像是之前那
般柔和,反而粗暴起来,直接把男孩的身体当作座椅。

  「啊……」

  「啪——」阿塔兰忒删了男孩一巴掌,巨大的力量让他感觉到眼中血红一片,
血液从他的脸上不断涌出。

  「闭嘴!」阿塔兰忒恶狠狠的说道,但有好像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扇了自己
一巴掌,用了更重的力气。

  「不过是男人罢了,就算是孩子……孩子……」她牢牢抱住自己的头,但身
体依旧疯狂索取着。

  少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肉棒在女人抚摸后就一直不会变回原样,在女人的体
内不断射出自己的精液。

  阿塔看到他的表情,又温柔的笑了。

  「放心吧,这样的游戏,姐姐可以一直陪你到死哦。」

  ……………………………………

  「上次是由于特殊状况,这次的转移地点还是比较准确的。」

  「御主,坐标轴的时间已经确认,这里好像是1431年。」玛修在整理好数据
说道,「现在应该处于百年战争期间,只不过现在应该是休战期间,怎么了,前
辈?」

  立香与Saber 都看向了天空。

  「那是……」玛修也跟着抬起头,看到了超出预料的事物。

  「啊,终于连接上了。嗯?你们在干什么,怎么都在看着天空。」慢半拍连
接上的医生发现三个人都在抬头向上看。

  「医生,我把影像传送给你。」

  「……」

  「这是……光环?不对,这是在卫星轨道上展开的某种魔术术式吧,不过这
也太大了。」罗曼思考了一下,「总之1431年并没有任何记录表明发生过这样的
事情,应该可能是人类史消失的原因之一。」

  「这些就由我来调查吧,你们先负责调查灵脉吧。」

  「这个没用的男人难得正确一次,我建议目前的目标是先找到灵脉做好补给
准备。」某位骑士王「客观的」发表了观点,「当然还是优先听从御主的指挥。」

  「探索周围环境,与这个时代的人们接触,设立召唤阵……我们要做的事情
堆积如山。」

  「好,那我们先往城市前进吧。」立香最终拍板决定。

  ……

  「前辈,请等一下,确认完毕,前面……好像是法兰西的侦察部队,我们是
否要试着接触一下?」

  「嗯,就这样吧。」

  「喂,你们好,我们是旅行者……」

  对面的侦察部队领头的士兵愣了一下。

  「嗯?」

  「敌人来袭,敌人来袭!」

  「我们真的这么像反派吗?」玛修有些无奈。

  立香看了看浑身黑色条纹的玛修和散发着杀气的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