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天才游戏玩家】(11)带着黑白希coser游日本——是调教哦(续)【作者:blueroad】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blueroad
字数:10009

       带着黑白希coser游日本——是调教哦(续)

  这一天的晚上,唐博的房门被敲响了。

  推门进来的是穿着cos 服的两位少女——她们居然换上了绀海之翼的校服装,
但是这套cos 服的设计比游戏里更加轻薄一些,露出两位少女洁白的臂膀和大片
的肌肤。两位少女还别出心裁地给带红发的黑希配上了黑裙,白希配上了白裙。

  更加重要的是,穿着白裙的少女居然恬静地睡在黑裙少女的背上,似乎睡得
很香甜。

  唐博微微抽抽鼻子,发现这次居然是两姐妹中的妹妹cos 成了黑希,而姐姐
cos 成了白希。

  「这是怎么回事?」唐博很好奇两位少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们总不至
于认为对换了身上的衣服就可以让自己错认这两个人吧。

  「嘘——」穿着黑裙的少女神神秘秘地靠到唐博的耳边,她的吐息吹拂在唐
博的耳畔,有着细微的刺激感。

  她说:「真希姐姐已经睡着了,不管我们做什么事,她都不会发现哦。」

  唐博看了一眼黑裙少女背上的白裙少女,后者的呼吸有细微的不同,长长的
睫毛略微翘起。

  没有睡着……唐博笑了起来,这种装睡的play,还真是只有这对思维刁钻的
姐妹花想得出来。

  唐博帮助黑裙少女把自己的姐姐放下,对于身体娇小的她来说背起自己的姐
姐还是有些辛苦的。

  而唐博却绝不满足于收获她的姐姐,黑裙少女刚把自己的姐姐安稳放下,立
刻就被唐博环住了身体。

  没有任何犹豫,唐博的手游进了少女的水手裙下,然后,意外地摸到了一条
带锁的皮质内裤。

  「钥匙在姐姐那里哦。」穿着黑裙的小恶魔狡黠地说道——这会她终于捕捉
到自己cos 的黑希的精髓所在了。

  唐博看了少女一眼,心道这两姐妹还挺会玩。

  既然你们这么会玩,那就跟你们两个玩个够吧。

  唐博随手取下了的裤腰带,拉起少女的双手,将其举过头顶,然后用裤腰带
把少女的手和屋内的横杆绑在了一起。

  不过木质横杆的高度不够理想,不足以让少女踮起脚来,少女安安稳稳地站
在地上,眼神里一片无辜的样子。

  「这里是给你的黄金vip 位置,好好看我怎么摆弄你的姐姐吧。」唐博在少
女的胸口用力揉捏了两下,少女敏感的部位忽然受袭,忍不住发出了甜美的声音。

  但是唐博倒是没对黑裙少女怎么样,他的目标还是某位正在装睡的女孩。

  女孩依然恬静的睡着,温和纯良得像一只小绵羊,让人充满了——蹂躏她的
欲望。

  唐博首先取下了少女裙下的内裤,蓝白条纹的内裤上有一丝丝水迹,散发着
淫靡的气息,唐博却不去挑逗少女的身体,而是转头离开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少女自然不可能是睡着的,她甚至没有完全闭眼,依旧张开了一
道细缝,通过自己的狭窄的视野获取着外界的信息,然而唐博忽然离开的举动却
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放置play?但是唐博根本没有刺激过自己的身体,指望自己躺着躺着发情也
太奇怪了。

  这时,唐博已经回来了,带着——一台大功率吸尘器。

  他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而是直接启动了这台机器,嗡嗡的风声瞬间充满了
整间卧室。

  躺在床上的少女瞬间慌了神,她想过唐博会用按摩棒和跳蛋来欺负自己,想
过唐博会把自己光着身子抱到大街上去玩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唐博会用到这种
根本不算是道具的东西。(危险行为请勿模仿哦)

  被那种东西插进去,然后还有那么大的吸力,绝对会坏掉的吧!

  但是少女依旧谨记着自己「已经睡着,不会起来」的设定,躺在床上一动不
动,等着唐博的武器靠近自己。

  唐博当然没有让她等太久。

  唐博卸掉了吸尘器头部的横板吗,只留下粗而且硬的吸尘器口,然后把少女
的蓝白色内裤罩在上面,防止少女被划伤——然后放心地把吸尘器的口塞进了少
女光溜溜的下体。

  少女的下体依旧紧致,吸尘器口难以深入,但是对于唐博来说,只要放进去
就已经成功!

  他打开了吸尘器的开关。

  躺在床上的少女咬紧了牙关,但依旧阻挡不住那一声呻吟从自己的喉头里发
出。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呼啸的风在少女的体内吹拂,拂动着少女身体的
每一处,吸尘器似乎无师自通地找到了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吸纳刺激着她,一阵
又一阵的电流从少女的下体不断向上传递,冲击着少女脆弱的神经。

  少女以惊人的意志抑制住了自己身体,虽然脸色已经被潮红覆盖,虽然喉头
不断发出呻吟,但是她依旧没有动起来。

  「看来学生会长是在做春梦呢?不知道是不是梦见自己被吸尘器吸住了,脸
红成这个样子。」唐博一边说,一边调节着吸尘器的频率,时而往少女的体内送
风,时而调高频率,少女的呻吟也随之变化,时而是齿间的闷响,时而是从小口
中爆出的甜美声音,让唐博觉得自己像个乐手,正在弹奏某种乐曲。

  眼见着少女如玉米般的脚趾曲了又伸,唐博知道少女已经被这种陌生的机械
动了情,轻轻地以低功率运行的形式把吸尘器口留在少女的体内,而自己则悄然
靠近了少女。

  他轻轻地把少女上身的衣服解开,少女的呼吸均匀中有些许难以察觉的波动,
一颗颗纽扣被打开的声音在唐博的耳中听起来是如此悦耳。

  唐博将少女的上装打开,少女的上身难得地穿着内衣,蓝白色的条纹配合着
少女的白裙显得更加清纯可爱。假装睡着的少女睡眼微微闪烁,脸上带着不明的
红晕,毫不设防的样子引人犯罪。

  而唐博向来是想犯罪就能犯罪的人。

  他没有急着取下少女的内衣,而是隔着内衣轻轻抚摸了起来。即使隔着衣料,
少女丰盈的胸部依旧能给人充实的感受,配合上少女若有若无的呻吟,让唐博更
加感到欲罢不能。

  少女的呼吸也一点点急促了起来,唐博能感觉到她的心跳正在不断加快。

  就这样让她享受起来的话,好像还是缺了点乐趣,唐博一边用牙齿啮咬少女
衣料下敏感的乳头,一边悄悄地把手指伸进少女的后庭。

  唐博的手指轻松的陷入了少女柔软的身体,少女的身体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既然是装睡的话,可以玩的比平时更过激一些呢——这么想着,唐博从口袋里逃
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一滴透明的液体,滴在指头上。

  然后,他用那根手指在少女后庭处轻轻一蹭。

  少女就好像被箭射中的兔子一样,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她大声喊道,「你给我涂的什么呀?」

  唐博笑笑,「你自己感觉一下?」

  少女仔细体会了一下,却只觉得什么也没有,但是越是这样她越是心虚,不
知道这个主人又给自己整了什么活。

  「别猜了,我啥都没弄,就是普通的润滑油。」

  「你吓我?」

  少女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唐博先是用吸尘器折腾自己,然后反复暗示自
己下一个活更大,然后,自己就自己吓自己……

  「对啊,就是吓你。」唐博笑着揽过少女的腰肢,轻轻地挠了两下。

  少女回头看了他一眼,清纯的白裙和笑脸上,一双美目中透着说不出的媚意。

  被唐博挑逗了这么久,她早就已经饥渴难耐。

  唐博却直接躺了下去,只剩下一柱擎天展示在少女的面前。

  少女带着媚意白了他一眼,起身就要坐上去。

  唐博却摇摇头,示意她换个方向,面对被绑在一边的「桥本明希」。

  少女的脸更红了,一直以自己妹妹主人自居的她,向来羞于在自己妹妹面前
表现弱势,但是这次,唐博居然让自己一个人在妹妹面前表演。

  情欲之火催促着她,她只能前进。

  年轻的女骑士翻身上马,她用自己的手握住长枪,长枪似乎完全没有收到重
力的影响,笔直地指向天花板,光是想到自己会被插入到何等深处,她就感觉自
己的身体在颤抖。

  少女终于找准了位置,将自己的身体压了上去。

  仅仅只是唐博的前端进入,她就忍不住发出来满足的呻吟,而这时,她的目
光也正好撞上自己的妹妹。

  「桥本明希」难得地打扮成了黑希的样子,被绑起来挂在墙上的她酒红色的
眸子映出盈盈的水光。

  少女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唐博的长枪粗而且硬,对于少女来说,仅
仅容纳就是一场极大的挑战,她扭动着自己的腰,让唐博进一步深入自己的体内。

  唐博也不完全闲着,他的双手轻车熟路地抓住了少女在空气中上下摇动的胸
部,少女的胸部入手颇有弹性,仿佛果冻。更加让唐博心动的是捏住少女樱桃般
乳首时,少女发出的美妙呻吟。

  少女也不甘示弱,扭动自己身体的同时,她还主动俯下身,轻吻唐博赤裸的
胸膛,少女干练的短发挠动辄唐博的胸膛,说不出的色气。像小狗侍奉自己的主
人,却又像女王在自己的臣子身上取乐。

  女上位固然辛苦,但是少女已经懂得从这种辛苦找寻找欢愉,自己能够操纵
的感觉总是舒服的多——她甚至还有余裕用眼神挑衅自己的妹妹——你能做到吗?

  小丫头越来越熟练了,女上位都能享受起来……唐博享受着少女的侍奉,肉
棒在少女的主动冲击下肆意驰骋,说不出的惬意之外,又生出了别的坏主意。

  他故意不配合自己身上的女骑士,就好像一匹烈马在不断挣扎,少女想要追
求碰撞的时候,他偏偏要逃开,少女想避免正面碰撞的时候,他反而要用力攻击
少女的敏感处。

  「你怎么这样?」少女遭遇了未曾想到的待遇,只能用言语去抨击主人的恶
行。

  「这不是给你整点刺激吗?」然而主人显然没有良心这个东西。

  「你这样——啊——会——」少女呻吟着,跟着唐博的节奏挪动,但是唐博
已然掌握了她呼吸的节奏,掐着少女的点发动攻击,只听见少女一阵阵娇喘,没
了谴责的声音。

  即使身经百战,少女也不敢和唐博去比拼技巧,更不用说她的体力也是压倒
性的劣势,很快,少女本就所剩不多的体力就被唐博压榨干净。

  刚才还余裕满满的少女,此时只能有气无力地趴在唐博的身体上,她的脸颊
因为运动而变得通红,一滴滴汗水从她的发梢凝出,一身白裙水手服也被汗水打
湿,贴在自己的身上。

  唐博的下体仍在少女的体内,但是少女已经没有力气去挪动,更让少女生气
的是,在唐博的刻意把控下,她根本没有正经高潮一次。

  「做的不错。」唐博却假装不知道少女的心思,假势要离开少女。

  少女只能抱着唐博,用仅剩的一点力气去蹭自己的主人。

  「嗯?」唐博捏了捏少女的乳头,又引起了一阵娇哼。

  「我还要……还要……」少女的脸已经红透了,不仅仅因为这个请求,还因
为自己刚刚还挑衅了自己的妹妹。

  这打脸,来的也太快了一些,这样下去自己以后怎么摆出姐姐的威严来?

  她全然忘记了自己多少次在自己妹妹面前被这个男人弄出阿黑颜来了。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放过你吧。」唐博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然后抱
住少女的大腿,把少女以m 字型腿,接近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抱了起来。

  少女虽然羞恼,但没有能力反抗,只能就这样被唐博抱到了自己的妹妹面前。

  一边的黑裙少女虽然没有办法动弹,也没有说话,但是还是笑着看自己的姐
姐。

  唐博让「真希」抱住「明希」,然后开始用自己的长枪在「真希」身体里进
出。

  唐博掌握主动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侵略性的冲击在少女的体内扩散
开来,「真希」只觉得自己变成了狂风中柳絮,在风中被无情地摆弄。

  她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样的脸孔,看着自己妹妹cos 成的黑希,一时间不知道
眼前的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妹妹。

  她就这样吻上那张熟悉的脸孔。

  面前的少女也激情地回应起了她,两位少女的唾液在交缠的舌头间疯狂交换,
不知名的液体不断地落在地上,积成不小的水洼。

  「姐姐……最喜欢……妹妹了……」

  「妹妹……也喜欢……姐姐了……」

  形容相貌一致的双子相互告白着,就好像正在交合的是她们两个人一样,姐
姐的呻吟不断插入其中,更加让这静夜变得淫靡。

  唐博在少女的体外喷射而出,精液将两人的衣裙和脸孔一起沾染上淫靡的白
色。

  「真希」被唐博放回到地上,但她抱着「明希」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她现
在已经站不稳了。

  「我们之前洗澡干什么呢?」「明希」舔掉姐姐脸上的精液,笑着说道。

  「谁知道呢?」「真希」尽力抬起自己的左腿,少女私密的部位再一次暴露
在唐博面前,勾引着他再一次提枪上阵。

  唐博自然不会拒绝。

  少女的呻吟在深夜里持续……

  第二天,唐博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一左一右两个箱子里,居然分别是一个
赤裸的少女。

  两位少女身上皆是像新生婴儿一样一丝不挂,赤裸着站在耍的透亮的地板上,
犹如镜子的地面完美地照出两人如玉器般洁白美丽的身体,也让她们更加感到羞
耻。

  自不待言,两人正是化名桥本明希,真希的林家两姐妹。

  等两位少女慢慢适应了光线,才发现自己两人被唐博带到了……一家情趣用
品店。

  粉红色的跳蛋,透明的假性器,体积不小的炮机,各式各样的拘束商品,看
着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两位少女害羞之余,多少有些好奇。

  「今天两位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做店员了,制服的话,就用cos 服怎么样?知
名coser 亲自营业,肯定会提升不少销量吧。」唐博看着两位羞涩地遮挡着自己
身体的少女,笑着问道。

  看着自己妹妹害羞的样子,「真希」扫了一眼这间店里,临机一动,指着其
中一个货架说道,「我们可以自己买两个口罩戴上吗?」

  唐博一眼看过去,发现这间店里还居然真的有口罩卖,不禁为「真希」的急
智喝彩。

  「真希」和「明希」都紧张地看着他,两人小鹿般的眼神纯洁可爱,却更加
激发了唐博作弄她们的想法。

  他故作思考一会,说道,「戴口罩的话,cos 不就没有意义了么?」

  「但是,我们还有身材啊?」「明希」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放下了自己
遮在胸前的双手,试图换取唐博的一点同情。

  「这么说,戴口罩的话,你们愿意换更加暴露的工作服啰?」唐博不怀好意
的问道。

  「嗯……」两位少女沉吟片刻后,对隐私的保护占据了上风,相视一眼后点
了头。

  「那就这样了。」唐博笑了笑,丢给两位少女各一件黑色衬衫。

  见两位少女还在犹豫,唐博笑着往门口走去,「时间到了,开门营业喽。」

  两位少女没有选择,只能立刻给自己套上了衬衫。

  唐博对衣服的把握水平很好,两件衬衫的长度刚好能够盖过两位少女的臀部,
黑色也能够使两位少女没有穿内衣的本质不至于直接暴露。

  「连鞋子都没有……」「明希」只觉得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乐观点,我以为会是裸体围裙之类的东西。」「真希」安慰自己的妹妹。

  「我宁愿……」「明希」话说一半自己吃了进去——毕竟唐博真的会把那件
事情变成现实。

  还好,这家店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气,只是偶尔有人进来看看,在加上唐博在
店里禁止摄影的牌子,两位少女还能勉强维持。

  即使是如此,她们依旧要接受过来的客人对她们赤足的注视,对她们完全赤
裸的大腿的审视,如果不是带着口罩,两位缺乏社会经验的少女恐怕早已经夺路
而逃。

  而两姐妹的情况又以「明希」更为严重,羞涩的她始终担心自己胸前的凸点
会暴露出来,但是用手去护住又会导致整件衬衫向上移动,露出她没有任何保护
的下体,一时间居然首尾不能兼顾。

  一旁的「真希」就聪明得多,她知道自己的双腿有多么有诱惑力,并不担心
胸前的问题,但是过于光洁的地面却随时可能出卖少女真空的事实,让她非常头
疼。

  唐博在一边算着帐,品尝着少女们的羞涩。

  店里的平静没有持续多久,「明希」在把一个挂饰放回去的时候过于在意自
己会不会走光,居然摔倒了。

  在店里摔倒当然不会至于受伤,但是少女的短衫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少女站起
来时遮盖住少女的身体,偏偏这个时候已经有人靠近过去了。

  一边的「真希」固然着急,但「解决」问题的人却是唐博。

  只见他鼓了鼓掌,然后挂了块牌子,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块牌子,然后,
目光再也移不开。

  「凡购物满一万日元者,均可以摸本店员工胸部一分钟。」「真希」恨恨地
看了唐博一眼,往收银处走去——「明希」现在正好脱身重整服装,那能去收银
台应付这个「酬宾活动」的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另一边,很快就有人来到收银台结账——毕竟这家店的价格并没有溢价,正
常买点东西就能摸到可爱女孩子的胸部,有谁会拒绝呢?

  第一位结账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挺起略微凸起的啤酒肚,向矮了她大半个
头的「真希」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真希」把双手背在身后,警惕着眼前这位男子。

  男子的手仅仅只是碰到了少女的胸部,就立刻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立刻
覆盖了上去。

  这种感觉,只有非常薄的一层衬衣,没错,这位店员根本就没有穿内衣!

  「真希」只觉得自己被一阵风暴侵略过了,由于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布,中年
男子的手就好像直接触摸她的胸部一样,偏偏这位中年男子还不停地揉捏自己的
胸部尖端……

  她数次感觉自己想要呻吟出来,好几次声音已经从她的喉咙里冒出,只是被
她压抑在了牙关,因为她知道那只会更加助涨那些排队的人的情欲——殊不知,
正是她这种反抗,才是男人们最喜欢的助兴。

  第一个男人离开了少女的胸部,走时还依旧恋恋不舍,少女的衬衣已经被他
揉的凌乱,没穿内衣的实情已经完全暴露,更加勾动了后面排队的男人们的情欲。

  一旁冷眼旁观的唐博看的更加仔细一些,他甚至注意到了少女衣裙下摆处的
一点点水渍,显然戴上了口罩之后,少女的羞耻感反而加倍地增加了。

  他看着眼睛里微微含着泪光的少女,却沉默不言。

  看着第一个男子结束,又有两名男子上前,「我们两个一块来的,能不能一
起啊?」

  「当然可以,我们还送一个别的服务哦。」唐博从柜台里抽出一条领带,拉
起少女的双手,举到最高,然后把少女的双手紧紧地捆扎在了一起。

  自不待言,这也是情趣用品店的产品之一,看似是领带,但绑起人来却比绳
子难挣脱,却又不会在手腕上留下任何痕迹。

  「过来,抓住上面。」唐博向其中一个男子打招呼道,无视少女的白眼。

  两名男子之一欣然抓住了少女的手,柔弱纤细的少女挣脱不得,只能被这样
抓着,光滑的脊背顶着身后男子的长枪,坚硬的质感让她不禁脸红。

  然而少女没有意识到的却是,随着她的双手抬起,她那被刮得干干净净的下
体,也被显露出来了。

  两名男子看了看少女的下体,见店主没有别的说法,也不去动,一人从背后,
一人从身前,伸向了少女的胸部。

  同时被三双手玩弄,少女胸部的方寸之地上处处都是敏感点,只觉得无数电
流不断地刺激自己的全身,一阵阵潮红在少女的口罩下蔓延,但是她怎么也不愿
意呻吟出声。

  泪眼朦胧中,少女看着后面长长的队伍,身体居然不禁有了反应。

  在众人的围观中,又是一滴晶莹的液体,从少女的下体中,滴落在地面上。

  一组组男人参与这个活动,他们有两人的,有一人的,也有三人的,少女只
能一次又一次奉献出自己的胸部,让男人们肆虐。

  男人们的兽性在增长,少女的理性在减退,她如玉般洁白的双腿不时夹在一
起,一条条小溪从上面蜿蜒下来,地上的水洼不断扩大。

  一个莫西干头男人的动作掀翻了全场——他直接将少女身上唯一的衣物推到
了少女的胸部以上,少女的一双玉乳连带平坦的小腹,都直接暴露在男人们的视
野中!

  几乎全裸的少女进一步刺激了男人们的欲望,他们簇拥着,甚至不购买商品,
直接给唐博扔钱,然后靠近少女,他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机会确实地摸到少女,
只是想要凑过去,碰一碰。

  少女的理智已经几乎完全归零,情欲在她的体内滋生,但是男人们却偏偏只
触碰她的胸部,如果不是双手被束缚,她可能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抚摸自己了。

  「放开我!」她忽然尖叫道。

  包围过来的男人们并没有说话,但都停住了——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少女
的急切声音还是能听出来的。

  「怎么了?」唐博用日语问少女。

  「厕所……我想去厕所……」少女结结巴巴地说道。

  少女望着唐博,眼神中闪着泪光,期盼的意味在脸上显露无疑。

  然而唐博,向来不是什么有求必应的菩萨,恰恰相反,他是落井下石的恶魔。

  只见唐博默默地绕到了少女的身后,一只手抓住了少女被捆起来的双手,另
一只手则伸向了少女的小腹。

  意识到不对的少女立刻挣扎了起来,她大腿紧闭,紧守门户,而小腿却一阵
乱蹬,她一边不停地回首,用目光请求唐博的同情,一边用脑袋去撞击唐博的胸
口,试图从唐博铁钳般的手下逃出,然而她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甚至只能起
到反作用——因为这一切都只是让身边的男人们更加兴奋。

  少女白花花的肉体在唐博的控制下展露,和镜面般的地板恰成倒影,少女的
呼吸,少女的呻吟,少女颤抖的身体,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的引
人犯罪。

  少女倔强地抿住自己的嘴唇,试图抵抗这一切,她不知道自己在抵抗什么,
因为这一切都只会是徒劳无功,但是强烈的羞耻心依旧刺激着她,让她怎么也放
不下自己。

  口罩下,少女的呼吸越发困难,身体某处的刺激却越发强烈。

  我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为什么……会答应这个条件?

  「真希」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流不出去。

  恍惚间,她看见一个人影正在靠近,一个和自己身形相仿,带着口罩的身影,
正在向她靠近。

  是的,我是为了「明希」才站出来的,她现在为了帮助我,也过来救我了!

  「真希」似乎找到了希望。

  她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只有自己最亲的妹妹,才会在这样的时刻赶过来帮
助自己。

  随着眼泪的流出,她重新能够看清这一切,也能够看到,自己妹妹手中拿着
的——居然是一根按摩棒!

  「不,不是?」她紧张地闭住了双腿,她已经猜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
是,她依旧试图逃避这场命运。

  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守护天使,她是自己的催命鬼!

  然而,不管「真希」再怎么挣扎,她终究逃不开唐博的掌控,她的胸部在空
气中上下翻腾,反复在呼唤着男人们去揉捏,她的下体不停地流出潺潺的水,在
呼喊着最终审判的降临。

  「明希」微笑着,把按摩棒送入「真希」的体内。

  「呜呜呜。」被冰冷的器具插入自己的身体,「真希」不禁发出呻吟。

  她渴望被插入太久了,但对于她来说,这次插入又多么不是时候。

  排泄的欲望在增长,而少女的理性却节节败退。

  结束吧,哪怕,给我一个痛快……少女这么想着的时候,下体里的按摩棒却
只是以极低的频率运作,以缓慢地速度进进出出。

  「真希」感觉好像有一只小奶猫在轻轻地舔舐自己的下体,很轻柔,不足以
让她高潮,但却把她的欲望一次次推向更高点。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明希」的下体也流着不明的液体,这对双子就这样连
接在了一起,仿佛她们本来就是一人。

  抓好时机,「明希」将按摩棒推到最高,迅速地推入了「真希」的体内。

  「呜啊——」

  少女的脚趾缩成一团,晶莹的液体从少女的下体涌出,这些不知是爱液还是
尿液的液体正好打在下方跪着的另一位少女,将她的衣服尽数打湿,同样没穿内
衣的少女曲线全露,展现出一片美好的景象。

  少女的喷射持续了好一会,直到她呼吸和缓,唐博才靠在她的耳边说,「演
真希演的不错,明希酱。」

  看着唐博指挥男人们散去的身影,两位少女,各自生出了不明的感觉。

  「让我赢一次会死啊?」「再相信那个鬼丫头的反抗策略我就是猪」

            ====失踪人口发言====

  首先果然还是向大家说声抱歉,等了这么久的续作不知道大家是否满意——
其实作者本人也不太满意,但是……可能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拖更的原因无他,自然是各种事情实在太忙了,而且还会碰到各种坑比让人
心态炸裂,这种事情群里已经倒过苦水了,就不谈了。

  还是聊下这篇文的创作历程。

  本文可以说是作者在pixiv 难产最严重的一篇,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这篇文
的大纲是完全重组的。

  首先按照计划,摄影小哥是要参加一波的,作为隐藏伪娘的他会cos 成原神
的温迪,然后姐姐cos 成哥哥空,妹妹cos 成妹妹萤,来一波play,还有姐姐戴
假阳具透温迪的戏码……这一段我构思了很久,写的时候却怎么都写不出味道来,
最终至少3000字报废在这里……只能说对自己的笔力和想象力过于自信了。

  另一个计划是两姐妹去漫展的,但是和之前的刻晴篇重合实在过于严重,想
整点新活出来,但是总是感觉味道不对——具体表现在脑袋离开枕头,手摸到键
盘的时候身上就好像有蚂蚁在爬,写多少删多少,大概有两个礼拜左右,打开自
己的文档之后就只想逃跑(于是我悄咪咪去写了另一篇非r18 文来休息复健,hhh)

  之后崩掉的部分不知道多少,实际上写这篇的时候作者感觉充满了折磨,就
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当我写完这篇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去看这篇写的怎么
样,而是想着,终于结束了。

  总结来说,其实是关于双希组的脑洞不太够了,本来的大纲又被弃用,才导
致这次的严重难产,不可否认这对我很喜欢的角色必须休息一下了,否则接下来
又是新一轮难产。

  在卡文的这段时间里,我反复审视自己之前产出的文字,其实感觉是非常惭
愧的,各种粗制滥造的部分,很多部分都呈现了越写越差的情况,从我本人的审
美来说,除了一些play略有可取之处,基本上就是套皮乱写……总之,就是丑陋。
但是人总是越想把什么做好就越做不好,对文字要求的提高的另一面就是产能进
一步降低,但是产出质量也没有提升,因为事情多,所以写作的时间越发碎片化,
产出的质量也……挠头。

  我是一个喜欢写作的人,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写作就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但我也不是一个适合写作的人,写了这么多年,写作一分钱都没有赚进来过,反
而持续亏钱,唯一有粉丝积累的就是写小黄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回首过
往的种种,能看到的只有失败」(捂脸)

  这次失败就更彻底了,延期,晚点,最终拿出来还是这样的东西,可以说是
媲美奇蛋特别篇的事故(x )

  再次向各位读者们道歉。

  不管怎么样,永远都有一个明天,只有明天还在,就永远都有新的期待,接
下来会写什么,什么时候能更新,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们
还会在这里相遇——虽然说了隐退,但是还是会多少产点的(确信)。

  希望下一篇能有之前刚开始写文的那种顺利感。

                下次见

            下班后的blueroad敬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